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680章 懶骨頭相伴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对杨再新所作的演说,万鹏等人也是认可,见杨再新年轻轻的,能够做到这样,心生好感。难怪市里的主要领导们,对这个人有这样的态度,也难怪怀仁镇在他掌控下,做出这样耀眼的成绩。
在外人面前,万鹏自然不会对柳东区的人有多少批评,但却大声地褒扬杨再新,也让柳东区的人体会到他的意思。
随后,谈到具体的问题。产业局的干部对柳东区这边也是做过好几次工作,但效果都不算大。柳东区负责产业发展这一块的人,做事也努力,但柳东区人的观念难以转变,人们更怕吃那份苦。
面对这样的情况,柳东区确实有些为难,市产业局自然也关注到这些,才让杨再新第一站就到柳东区来。
優秀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笔趣-第680章 懶骨頭閲讀
杨再新说,“做产业,其实最难的就是种植户必须要有信心。而这一点,长坪县和横折县已经做出榜样,大家都看得到这两个县的收益,也拿到了新畦食品签订的产收协议。完全不担心做了种植后,产出会有什么销售难题。
如此,如何做好产业开发,将产业发展的收益提到最高,才是我们要给种植户做好的宣传工作。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点,那就是新畦食品与种植户签订的协议上,有一条用黑体字标注的重点,那就是回购的刺梨果,是按照良果率定价格的。协议上没有显示良果率高度价格与良果率差点价格之间的区别,但怀仁镇这一年卖出的刺梨果,就有最深刻的感受。
举一个实例吧,良果率在八十的刺梨果价格和良果率在九十的价格,相差可能是五角钱,看起来不多,但如果低价是一元一斤果子,那一块五一斤的果子收益上会有什么区别?
假如你卖出十万斤果子,最后的收益会相差五万元。这五万元的差距就将人家种植的成本给抵消了。如果是而十万斤果子,差距就是十万元。
也就是说,如果在种植过程中,只要你能够严格按照技术标准要求去操作,你就可多增收三成到一半的收益,而你付出的劳动却只是比你如今多一点点。
怀仁镇那边的种植户如今是怎么做的?他们是以自然村为单位,村民之间相互督促。谁家想偷懒,那可不行。
因为你一家偷懒,很可能让新畦食品收购果子的工作人员,对整个村的印象都变坏。对村里印象留下果子良果率偏低的印象,在评级时,自然而然地要严格一些,如此,对其他人家卖出果子时,绝对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所以,各村各户,会监督那些不按照技术要求劳作的,大家会督促你去做事,督促你按照标准去做好护理。
这样一来,镇里的干部主要工作是什么?两件事,一是将各阶段的种植技术和要求,准确传达到位,让种植户知道这几天该完成什么事,时间是多久,具体有什么操作。
二是四处走走,还是要检查刺梨苗木在坡地里生长情况,即使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一旦出现异常,立即请省里专家研究,解决问题。”
听杨再新这样说柳东区这些人也能够想象得到,怀仁镇个村组是什么样的状态。全民皆兵,谁都想让刺梨种植做到极致,还有做不好的可能吗?
可柳东区这边的人,宁可在家里闲坐,打麻将、看电视,也不肯出门一脚,更不愿意在地里挥动锄头,受那份苦。
如此,乡镇干部要发动他们做生产,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面对这样的具体情况,杨再新也觉得有些没辙,他们不情愿搞好生产,不想挥汗如雨,反正饿不死人,何必要受那份最?这样的思想和思维习惯下,确实没有人能够说动他们。
这样的人如果多了,不说按照标准来种植刺梨,就算要求不高,估计这些人也懒得去做。
“万区长,”杨再新微笑着说,“柳东区的经济情况好,人们不受日子紧逼,自然不想太苦自己。这样也是理解。”
“哪里经济好了,主要是长时间好吃懒做的人多了,歪风邪气占强了。谁要是加油做事,有些村的人还会骂人傻。”万鹏说了,大家都笑笑,这种情况可不少,区里的人自然知道。
与柳东区的领导们见面后,便多一台车。万鹏不会陪着杨再新,但却让区里一位副区长,是负责产业工作的刘区长,陪着杨再新走。
刘区长是副处级,不过,杨再新却是市里派出的领导干部,即使只是科级,刘副区长也不敢小觑。
两人在一车上,然后,也不定什么目标。开车出城去,随意地走,离城十来里路,路边有一村子。杨再新说,“刘区长,我们到村里看看情况?”
“好的。”两车的人下车,往村里走。见这个村几乎都是三层楼的新式楼房,也由此可判断村里的人经济收益不错,才有实力建这样的楼房。
在村里建房的费用要低不少,但一幢楼少说也要十五六万,如果内部装修稍微讲究,那就是二十大几万了。
到村口后,刘副区长才让人联络村里主干,村主任在家。杨再新说,“刘区长,我们先不去村部。到村主任家里看看,如何?”
“好。”进村主任家里,自然能够理解村主任家里的情况,或许通过这样来说服这个带头人。
在村里,谁说话最有作用?自然是村主干,而驻村干部、乡镇干部都不一定有那么大作用的,这也是目前村里的实情。
因为乡镇干部、驻村干部不能将村民群众怎么样,可村主任就不同,在村里有绝对话语权,谁不担心村主任孤立他一家?
村主任李某得知有县里主要领导到村里来,心里也不愿意,但又不能不给面子。毕竟作为村主干,每月是拿钱的,乡镇上一般不会扣钱,可你要的最县里领导,乡镇领导受到批评,那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没走出家门不远,见一群人走过来。迎上,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轻、帅气,面生的。见人群里没有乡镇干部在,村主任就不大想理会。
杨再新走在最前面,遇上来人,判断是村主任,便微笑着说,“是李主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