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官企 ptt-第312章 另一種調查推薦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调查组副组长在办公室约谈的人,提及远峰,就不是说好话了。
举报远峰的人,说的事,除了举报信上写的,还有就是后来想到的,没有写上去的。
精华小說 官企討論-第312章 另一種調查展示
第一个到调查组办公室来的,就是叶成群。
“你就是叶成群。”副组长与叶成群握手,并说:“不错,不错。”
叶成群被弄到一头雾水。不错什么?
副组长的意思,是那个老人家的眼光还是可以的。他嘴里出来的不错,就是叶成群长得挺帅气。
“坐,坐。”副组长让叶成群坐下,说:“你的举报信,到了我们手里。这就来调查。有些事,要当面核实。还有你,就是你有没有没写到举报信上去的。”
“有。肯定有。当时写这封举报信,是一气之下。想到的事,不全面。知道你们调查组要来,我又准备了一些材料。”叶成群把几张A4纸放到副组长面前的桌子上。
“好,好。”副组长貌似认真地翻了这几张A4纸。
这密密麻麻的五号小字,看得他头晕。因为,扫了一眼后,就已经知道大致内容,无非就是宣传的作用,宣传对于一个企业的使命什么的,等等吧。
副组长说:“除了远峰对宣传工作的不重视外,还有没有其它方面的问题?”
“有啊。”
“那,你再说一说。”副组长拿起放在桌面上的圆珠笔。
“在他当总经理期间,把一个正在研发的D品弄出去,单独成立鼎力双发公司。我怀疑,他是想搞体外循环。在那个公司里,他可能捞到了好处。”
“你是说,他把远程公司的研发产品,弄出去,单独成立一家公司?”
“是的。”
“有证据吗?”
“有啊。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事。”
副组长把这个事给记下了。
“这家公司还在吗?”副组长的笔支在笔记本上。
“还在。只是,合并到天宇公司去了。”
“合并到天宇公司?”副组长在市总工会工作。他了解这家公司。于是,他有说:“天宇公司也是家国企。现在,由远程公司合并过来了。”
副组长的意思,叶成群啊,你说的这个事,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原点。我以为,远峰把国有资产弄到私营公司去了。现在你这么说,不对啊,这还是国企的资产啊。
叶成群这才意识到,这个举报,似乎不成立。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官企 ptt-第312章 另一種調查看書
其实,叶成群是想说这中间的弯弯绕。D品先是独立出去,遇到合适机会,再换一个地方嫁接。
只是,他并不清楚这中间到底怎么样操作,就有些凭想当然来说了。这样的想当然,就难以说到点子上。
“哦。我是说,当初,为什么要把D品单独弄出去。有不少人对这个举动,有怀疑。当初,他的动机是什么,应该是个问题。我怀疑,这中间,有什么猫腻。这个,需要你们调查。”
副组长点头,承认叶成群的这个推断,或许有点道理。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官企 起點-第312章 另一種調查熱推
接下来,叶成群用手指抓头,开始挤牙膏。
副组长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气。
叶成群离开后,宗海洋来到。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官企 參天雲-第312章 另一種調查讀書
关于远峰无视职工代表大会的那封举报信,是宗海洋写的。
他早先在老干部办公室当主任。
远程公司至今还流传他的笑话。一个做什么事做不成的人。就是那种最无聊的事,玩一回小姐吧,还玩栽了。他被罚款两千元。
通过郑晓海,他接替迟根本成为大修分厂的厂长。
再后来,被降职到后勤部做管理员。
他认为自己的人生跌落,与远峰有很大的关系。
那次在大修分厂出的事故,远峰引咎辞职外出打工还债。宗海洋为这个事,被不少人指脊梁骨骂了。说他不厚道,没有勇于承认自己的过失。
宗海洋感觉很冤。如果远峰不另行成立一家公司,也就不会出那种伤人事故。
当他听到传闻,说远峰擅自作主与私营公司合资生产摩托车,没有通过职工代表大会。以他的推断,这中间,远峰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于是,一直对远峰心怀不满的宗海洋,就写了这封举报信。写了举报信后,他还鼓动达伟去市总工会反映这方面的情况。
达伟听了宗海洋的游说,觉得有道理。
宗海洋提醒达伟,你反映了这个事,说明你这个工会主席,没有失职。你要是没有反映,就说明你的觉悟有问题。
宗海洋到了调查组办公室,先是把举报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之后,有了补充,说伤人事件,远峰主动承担责任给受伤的人垫了医疗费,是心中有鬼。
“副主席同志。你想想啊,如果远峰心中没有鬼。哪有那么傻。自己出钱了结那个事。他是怕事情闹大了,他的问题暴露出来。”
副组长点头。这个推断,在理上。
宗海洋问:“副主席同志。你要是遇上这种事,会自己拿钱垫上吗?”
副主席摇头,并反问:“我干吗要这样做?”
“是的吧。所以,我说这中间有猫腻。”宗海洋把身子向前倾。
在宗海洋的感觉中,已经与这位副组长有了某种默契。
他又说:“听说,远峰那一趟出去,捞到了不少钱。我就纳闷了。他凭什么,去到一个私营公司,个把月时间,就捞到了那么多钱。
之前,肯定是把远程的好东西给了人家。要不然,陈家满那个老板,会傻到白白地送钱给远峰。哪个老板嫌钱多了烫手?”
副组长点头,把宗海洋的推断给记下了。
宗海洋离开后,顾大志来到。
关于托管天宇公司没有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的举报信,是顾大志写的。
顾大志早先是工人,自学考试后在一分厂当统计员。不知道是基础不扎实,还是做事粗心大意,工作中常常出错。
一分厂的工人们给了他一个绰号,糖鸡屎统计员。这个比喻,是说他统计出来的数字,总是会有鸡屎连稻草的情况。
就这德性的人,却让人们奇怪到,他却能频繁换岗位。而且呢,换到的岗位呈上升趋势。
再后来,他被郑晓海看中,成为资产管理部的部长。
在他当上这个管理部的部长后,做出最大的一个动作,就是把程颂虚高的资产一个亿,缩水近一半。
远峰当上总经理后,顾大志被降职,最终成为分流人员中的一个。
为此,他恨透了远峰。
他得知有人向上写信举报,也跟着写了一封举报信,就是托管天宇公司这样大的一件事,为什么不经过职工代表大会。
他认为,远峰在远程公司自身难保的情况,做了这件事,不仅仅是好大喜功,还有可能,是从中捞到了好处。
他猜度,天宇公司在破产边缘,方方面面很乱,远峰在这个时候插手,完全可以浑水摸鱼。
远峰到底是怎么样浑水摸鱼,他找到一些天宇公司的人了解,其中就包括天宇公司原来的两办主任王君宝。
王君宝给顾大志提供了一些想当然的信息。
这样,顾大志的举报信,就有了些份量。
有份量的举报信,容易被上级重视。
调查组的副组长在顾大志坐下后,问了一个实质性的问题。
“你的举报信上说,天宇公司给全力公司代工的费用,远不是远峰说的。远峰从全力拿到的价钱,远比发放的要高。这个信息,你从哪得到的?”
“天宇公司前办公室主任告诉我的。”
“他提供的信息有多大的准确度,你考虑过没有?”
“考虑了。王君宝是天宇公司的前两办主任。既然能坐到那个位置上,说话应该根据。如果说话没有根据就随便说,他就不可能坐到那个位置上。”
对于顾大志的这个说法,副组长摇头。
以副组长的觉悟,不可能分析不出顾大志这个说法,逻辑关联太差。
能够坐到那个位置上,说话就靠谱?
如果这样的话,史上也就没有昏庸的官了。
“好吧。这个,先搁置。再问一个。你的举报信上说,远峰主动去揽下天宇这个大包袱,不仅仅是显摆为自己造光环,主要的是破产企业有一些好东西可以换成钱。你说远峰是打算做这样的买卖?有根据吗?”
“这个也是王君宝告诉。他说远峰从远程公司弄了设备到天宇,把天宇的一些设备换下来。下一步,可能就是卖这些设备。这些设备,卖到私营企业去,还是可以用的。”
副组长问:“你的意思,这些设备,还没有卖?”
“肯定是要卖的。据我所知。远峰去到过成安配件厂。那个私营企业的老板贾安成,就喜欢买一些旧的设备。
关于贾安成喜欢买旧设备,我是当资产管理部部长时,接触到远程公司以前的一些设备资料,才知道的。远峰肯定要走这样一步棋。”
韩组长笑了,说:“顾大志同志,你这是想当然了吧。”
顾大志郁闷。刚才,在来的路上,遇见宗海洋。听宗海洋说,这个副组长很好说话。怎么轮到他,这个副组长有这么多的质疑。
顾大志有所不知。副组长看了前面做的一些记录。叶成群的,宗海洋的,在问答题中,缺少一些质疑。所以,到了第三个人来时,调查思路上,有所改变。
“算了。你要是不相信,就当我这封举报信没有写。”顾大志撂挑子。
副组长可不是吃素的。他会被顾大志这德性吓倒?
“注意你的态度。如果举报不实,你就有诬告的嫌疑。”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