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奪運之瞳-第1095章 出手相救【求訂閱】鑒賞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夺运之瞳
不过,虽然猜出来这家伙就是银瞳生灵,可沈睿还是有些惊讶,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十八层地狱。
“您老人家上一次没有发现他身上有十八层地狱的印记之类的东西吗?”沈睿询问地藏王。
“不知…”地藏王摇头。
“你都能一眼看出来我身上有黄色印记,看不透他吗?”沈睿疑惑。
“那是动用了某种神通,以当时的状态,不能过多的动用,未曾仔细探查他。”地藏王解释。
沈睿不禁无语,啥意思,当时真要拼命的话,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呗。
想到这里,沈睿还真有种后悔的感觉,不过现在肯定是晚了。
十八层地狱之中再次传出轰鸣之音,无尽的邪魂汹涌澎湃,但却有种后劲不足的感觉。
“此人与你一样,难以真正的掌控十八层地狱,否则翻掌就能镇压。”地藏王静默的看着这一切。
因为,只有表面一两层拥有数之不清的邪魂,而下层却空空如也。
那一斧与一鼎虽然短暂的抵抗了银剑与金钟,但银色生灵与金色生灵却直接下场了。
“仅凭这些低等的道器就想阻拦我等吗?”金色生灵大喝,直接落在金色大钟之上,催动法印,金色大钟嗡鸣,直接震飞了紫色巨鼎。
那银色生灵同样如此,银色巨剑蹦飞了巨斧,两人不断突破十八层地狱,往更深处而去,看寻找真正的掌控者。
毕竟是两尊货真价实的桓境道主,威能无匹,接连突破空空如也的下层地狱,来到了最后一层地狱。
第十八层地狱,暗红色的大陆,无边无际,血色的雾气弥漫在这里,寂静无比。
中央区域,有一尊生灵盘坐在这里,周身浮现三柄道器,银色的瞳孔璀璨无比,脸上看不出喜怒。
“果然是他…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合道之后还能走到这种地步。”
沈睿皱眉,随着银色生灵与金色生灵突破到这里,沈睿也看清楚了其中的场景。
“我对此人也有兴趣…”地藏王轻语,手中浮现一枚虚幻的青色眼珠,很模糊,不像是实体。
不过,这枚青色眼珠却让沈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随着这青色眼珠绽放光辉,一缕缕繁杂至极的符文在衍化,而地藏的魂体也微微泛起光辉。
一道冥冥中不可见的眸光投射在了银瞳生灵的身上,刹那间,他的躯体上绽放出了难以想象的光芒。
宏伟,至高,虽然弱小,本质却达到了一种高度,极为特殊。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奪運之瞳-第1095章 出手相救【求訂閱】看書
银瞳生灵豁然抬头,望向冥冥未知之地,他也感受到了有人在窥探自己,虽然金银两生灵已经杀到。
不过他清楚明白,那种异样的窥探之感,并非来自金银生灵。
“怎么可能会这样…”地藏王明显有些惊讶,躯体上的光辉逐渐收敛。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奪運之瞳 愛下-第1095章 出手相救【求訂閱】相伴
“怎么了?”沈睿皱眉询问,地藏王这是窥探到了什么。
“此人…本质似乎并不是生灵…而更像是一种意志,像是天道一般…但这…”
地藏王对此显然很惊讶,然而沈睿却是瞳孔一缩。
地藏王并没有经历过渊海万界时代,每一个世界都是单独的存在,拥有天道意志,主掌万物。
“原来如此,他根本不是什么合道的生灵,而是天道意志本身,怪不得感觉这么古怪,居然彻底化为了生灵。”
沈睿此刻也惊讶了,渊海万界,无奇不有,他曾见到过承载世界之物寻求化生灵的方法,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了天道意志本尊。
“我说怎么说话怪里怪气,有种圣母婊的味道…”沈睿嘀嘀咕咕。
沈睿与地藏王在这里惊讶,十八层地狱中,金银生灵与银瞳生灵已经开战了。
刚一开战,银瞳生灵便落了下风,银剑破空,金钟镇世,璀璨的光辉将半个地狱都照耀的璀璨无比。
即使地狱中的血雾沸腾,加持银瞳生灵,即使三尊道器璀璨,奋力相搏。
可依旧在百招之后,被银剑劈开了躯体,血液洒落了一地,即使下一刻就愈合了,可依旧伤了本源。
银瞳生灵的气息明显的衰弱了,凭立一方。
金银两生灵皆漠然的看着他,金色生灵更是开口:“一个恒境而已,即使手段有些奇特,仗着十八层地狱,就真以为能对抗我们吗?”
金色生灵大钟猛然一震,一道道金色波纹逸散而去,刹那间,斧,鼎,刀尽皆轰鸣,才勉强抵抗了下来。
银瞳生灵脸色依旧沉静,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绝望,依旧在思索着对策。
表层的邪魂在嘶吼,却难以进入下层的地狱,只能咆哮着,遭受无边的痛苦。
“去救他…”地藏蓦然道,让沈睿微微皱眉。
“为何要救他?两败俱伤,我们去取得十八层地狱的掌控权不好吗?”沈睿并不愿意救下银瞳生灵,没有做好人的心思。
“你掌控黄泉都费劲,还想掌控十八层地狱?即使轮回之主,都没妄想着掌控所有。”
地藏王摇头。
“我更不可能,十八层地狱不允许一个魂体掌控它。”
“轮回之主,只需要掌控轮回即可,黄泉,十八地狱,鬼门关都是依附轮回而生。”
沈睿依旧不愿:“即使如此,让那两尊生灵中的随便一个掌控也行,为什么非常救他。”
“因为我很好奇他本身…而且你欠我半株菩提古树。”地藏王看向沈睿,眸光沉静。
沈睿无奈…看地藏王这意思,是一定得救下来,这让他有些牙疼,他自己并不是太愿意插手。
不过,地藏王和他也不是什么朋友,只是暂时同行,目的相同,地藏王有什么想法,他无法劝阻。
“好…好…我救,以后别拿菩提古树的事情威胁我了。”沈睿无奈,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也不会做吃亏的生意,要将菩提古树的事情就这样抹掉。
“你倒是会做生意…”地藏王失笑,不过碍于各种原因,他也不可能杀掉沈睿了,这件事就这么抹去,对两人来说,都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