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血核 txt-第151節:寶箱號看書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无限血核
尖刀镇。
圣明帝国秘密港口。
一场整编的工作正在进行着。
“我再重复一遍,你们的舰长砍乔阵亡,死于正义海贼团之手。按照战时的军队规定,你们将整编进最近距离的海军舰队中。”
“我,滩漠,帝国海军少将,就是你们今后的长官。我将带领你们奔向敌人的最前线,或许还能够为砍乔少将复仇!”
滩漠站在船舷处,高声呼喊着。
砍乔追击正义海贼团的时候,并没有带走所有人,甚至大多数的军舰都停留在港口进行补给和休整。
得到这个消息,原属于砍乔麾下的海军们有的难以置信,有的愤愤不平,有的充满了仇恨之色,把正义海贼团的名字刻印在心底最深处。
砍乔性情勇猛,并不暴虐,每一次作战都冲锋在最前线,深得麾下的崇敬和爱戴。
“虽然砍乔带走了最精锐的一批人,但是这些海军都还是不错的。能打能拼,真的挺好。”滩漠心中欢喜,表面上是满脸的严肃和悲痛。
“砍乔舰队的番号没有取消,你这样做真的好吗?收编这些人,需要海军总部的命令啊。”站在滩漠身边的是钝刀城主。
他受邀出手。
尽管心里很不情愿,但没有办法。
这就是圣明帝国的威慑力。
和庞大无比的海军相比,他虽然是黄金级的生命层次,也渺小得很。
此时,钝刀城主用怀疑、担忧的目光,看着滩漠。
滩漠转头,伸手拍拍钝刀城主的肩膀:“放心吧。”
钝刀城主没有释怀,摇了摇头:“就算是战时规定,这也是陆军的说法。海军可从来没有这个规定吧?”
“情况紧急,一切从宜。放心,我既然这样做,自然有负得起这个责任的能力。”滩漠道。
钝刀城主这才点头,勉强认可了这番说辞。
整编完毕之后,滩漠带着所有的军舰出发了。
“这些军舰有很多还没有修补完毕呢,少将大人。”码头的接待员劝过滩漠。
“就是要没有修补好的,否则我怎么有借口拖延时间呢?”滩漠心中自有打算,明面上,则严厉地拒绝了接待员的建议,“军舰状态不佳,那就用海军的勇武来填补。军情紧急,我们必须尽快追上凶手,为砍乔少将报仇,为帝国扬威,主持正义!”
接待员不了解滩漠的为人,被他正气凛然的一番话震慑住了,崇敬地目送着舰队杨帆起航。
“终于还是要去追击正义海贼团了。”钝刀城主和滩漠回到船长室,叹息出声,满脸苦涩。
“没办法啊。”滩漠摊手,“我们已经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了。为了伪装得像这么一回事,我们还刻意制造了炼金炸弹的残骸,还用地牢里的死囚换了身份,伪装成我们斩杀的海盗。”
“这种伪装能成功吗?能瞒得过帝国海军吗?如果他们借助秘谍机构,我们该怎么办?”钝刀城主还有些不放心。
“没事的。这种事情,他们不会深究的。”滩漠显得非常老道。
钝刀城主只能压下心中的疑虑。
他不担心滩漠。
超棒的都市小说 無限血核 ptt-第151節:寶箱號熱推
滩漠既然这样做了,自然有把握。
他担心的是,滩漠把他也算计在内。比如说,被海军识破伪装后,滩漠借此来刁难和威胁钝刀城主索要贿赂,逼迫他再次大出血。
一想到之前,他在城主府中被敲竹杠,付出的那些宝物,钝刀城主就感到心疼无比。
天色渐晚,滩漠的舰队不停地航行,渐渐驶入夜色当中。
凌晨。
滩漠还在床上熟睡,却是被卫兵的叫喊声吵醒。
“少将大人还在休息,不能打扰!”
“滚开!!”钝刀城主怒吼一声,“这是紧急军情,耽误了,你能负责吗?”
卫兵脸色惨白,面对黄金强者的威势,他身体忍不住发颤。
钝刀城主冷哼一声,挥臂一扫,就把卫兵扫到旁边去。
他大步来到舱门前,挥动前臂,咚咚咚的狂敲。
滩漠翻了个白眼,只好起身下船,打开舱门:“别敲了,别敲了!”
看到钝刀城主一脸的怒意,滩漠笑了一声:“尊敬的城主大人,一大早就发那么大的火,对身体是不利的哦。”
“怎么回事?!”钝刀城主看到白色睡衣下臃肿如猪,仍旧带着一脸困意的海军少将,顿时更加生气了。
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舰队的航线不对!你别告诉我你不知情。这是你的舰队,没有你的命令,他们怎么可能偏离航线?!”
滩漠微微讶异了一下:“你也知道航线?”
“哼!”钝刀城主死死盯着滩漠的双眼,“我既然答应了海军总部,获得的情报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
滩漠叹息一声,让开些许空间:“进来说吧。”
钝刀城主带着一脸严肃,走进滩漠的房间。
“该死,你可真会享受!居然在卧室内布置了空间法阵。”钝刀城主不满地道。
他也习惯宽敞的地方,昨晚睡在逼仄的船舱中很不舒适。
现在他看到滩漠的卧室,发现这里居然大得不像话,并且装饰豪华,设施一应俱全,简直像是皇帝的行营大帐。
滩漠得意地笑了一声:“你可能是忘记了我的血脉。”
钝刀城主再度摇头,语气和神态都饱含怨念:“所以,你这种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人,铺张浪费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不像我白手起家,打拼到现在,才有了这份家底。结果还落了一半,到你手中去了。”
他毫不客气地走到沙发上坐下,同时还拨开了红酒的瓶塞,往茶几上的玻璃杯中倒了满满一杯。
“说吧,你怎么解释航线的问题。”
钝刀城主好整以暇地看着滩漠。
滩漠眯起双眼,眼中精芒一闪即逝。他看明白了,钝刀城主是刻意伪装的愤怒,目的就是想来敲诈他的。
滩漠笑了笑,摇了摇肥胖的手指头:“别以为抓住了我的把柄,钝刀城主哟。”
“航线的确不对,我承认。”
“不过,我为什么一定要按照海军总部的命令走呢。”
“该死!”钝刀城主顿时顾不得杯中美酒,再度低吼起来,“你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违抗军令!还是海军本部的军令。”
“海军总部铁了心,要抓捕正义海贼团。一定调派了很多人,我们是其中一支。所有接到命令的舰队,都要按照命令执行,这样才能相互配合,形成一张逐渐缩小的网,将正义海贼团捕捉进来。”
“你这样做,是违抗军令,是渎职,是怯战!”
“一旦被正义海贼团溜走,恰好是我们这块,我们都是要上军事法庭的。是要接受审判的。”
“上不了军事法庭。”滩漠笑着,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他把酒杯扬了扬,细小的眼睛看向天花板:“我上头有人!”
这下,钝刀城主气的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他蹬蹬蹬快步跑到滩漠面前,一把揪起后者的丝绸睡衣的衣领。
钝刀城主恶声恶气地道:“你是想要害我吗?”
“你上头有人,你可能没事。”
“但我呢?”
“我呢?!”
“放心吧。”滩漠被揪住衣领,也仍旧从容淡定,他还当着钝刀城主的面,喝了一口红酒,“我上头的人也能保住你。”
“我不信!”钝刀城主双眼都有些红了,“你这个狡诈、贪婪的家伙,刚刚敲诈了我一半的家底。你一定还在图谋另一半,你一定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设局害我。一旦我要上军事法庭,你就会借机再敲诈我一笔!”
“你当我是傻子?”
“当我这么容易欺骗吗?”
“现在,你就给我下令,立即回到正确的航线上去。”
“我算过了,只要我们按照最大航速,抛弃一些军舰,我们还是能够及时赶到预定的位置上去的。”
滩漠连连摇头:“哦,天呐。没想到你是这样看我的,我的朋友,你把我看成一个贪婪卑鄙的无耻之徒?这太伤我心了。”
钝刀城主气得从鼻孔中喷出粗气:“你别逼我动武!”
说着,他的气息猛涨,黄金斗气隐隐若现。
“嗨嗨嗨,放轻松,放轻松点,伙计!”滩漠变了脸色,“我也是黄金级,我们俩动手,你是想毁了我的座舰吗?我可是对你非常信任,才邀请你同船的!”
“而且我们交手了,肯定更加完成不了军事任务。”
“到时候,我反告你在旅途中对我突袭,才导致我没有及时到达预定位置。你觉得军事法庭会相信谁多一点?帝国海军是维护我,还是维护你?”
钝刀城主气息一滞。
滩漠叹息一声:“朋友,看来是时候,让你知道更多一些事情了。你放心,我会让你看到足够你能安心的保证的。”
“来,跟我来。”
钝刀城主的目光中充满了审视和怀疑,但最终,他还是渐渐地松手,将滩漠放开。
“接下来,你要冷静,不要因为惊讶有过激的反应哦。”滩漠笑着,当着钝刀城主的面,打了一个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