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節 鏖戰遷安(2)閲讀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孙二柱任凭额际的汗珠沿着眉梢眼角流下,刺痛让眼睑有些难受,但是他却一眨不敢眨,死死地盯住前方。
队官的皮鞭似乎就在耳际呼啸而过,当然这是幻觉,是训练场上无数次鞭笞带来的下意识生理反应。
此时的他死死以肩顶住枪托,这种叫做斑鸠铳的重型火铳(Musket)重达十五斤,如果加上套筒式的三棱尖刺,要超过十七斤。
所以每一个火铳手背上都背负着一根枪架,以便于在野战中能够随时架起枪架,实施稳定的瞄准射击。
当然,现在则不需要了,矮墙墙垛可以提供最稳定的射击架托,也能为他们提供最好的遮挡掩护,但是却无法完全阻隔来自斜上方敌军的弓箭抛射。
在先前那一轮敌军骑兵的抛射中,身畔的李大虎便中了一箭,好巧不巧的从肩胛骨旁的叶甲缝隙扎了进去,虽然不致命,但是很显然再也无法承担起射击任务,被扶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这个哨的补充兵,叫徐洪的。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節 鏖戰遷安(2)展示
他们这个哨基本上都是来自滦州的民壮,虽然未必是一个乡的,但是人离乡贱,所以来到府治卢龙之后自然而然这帮滦州兵便紧密起来,也不再管是哪个乡的,只要是滦州的,就自然多了几分亲近。
每一个哨都有一个队的补充兵,由副哨官充当补充兵的队长,组织日常训练,一旦在战事中遭遇缺额战损,便直接由补充兵中增补而来,顺带也充当预备队。
补充兵不是每人都配备火铳,而是五人一支火铳,轮流训练,若是战损或者缺额,便直接接过对方火铳,补充进队。
看见徐洪有些苍白的面孔,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孙二柱反而轻松了一些,略微歪头,吐出一口浊气,“小徐,没事儿,就按照平常训练那样,听队长的口令,据枪,瞄准,射击,只不过不需要后退,而是直接收枪,重新再来一遍,……”
听得孙二柱的话语,徐洪似乎稍微放松了一些,“明白了,我就是有些害怕……”
“怕什么?越怕,那箭矢越是会落到你头上来,……”孙二柱把队长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放心吧,刚才蒙古人的骑兵都被我们给打怕了,再也不敢来了,现在是该我们好好教训一下那些想要从我们头上爬过去的蒙古兵了,……”
没等孙二柱的话说完,队长粗粝的声音已经响起,“兔崽子们,集中精神,蒙古人上来了,该你们立功的时候到了!”
一阵粗重的脚步声带着浓烈的汗馊臭味儿从孙二柱背后走过,不用问都知道是队长许亮,孙二柱集中注意力,将目光重新汇聚到前方。
黑压压的蒙古兵推着木盾慢跑着冲上前来,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近,不断有木盾被城墙上的佛郎机炮给击碎,剩下的士卒就只能依靠手中的皮盾来遮护,微微弓着身子,加快速度冲了过来。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整个阵型开始变得参差不齐,如同一个犬牙交错的大嘴,向着城墙近处猛扑而来。
“注意!瞄准,不要打木盾,瞄准那些手持皮盾的蒙古人,注意,利用他们之间的间隙,以胸、腹、大腿为主,不要瞄得太低,……”
队长许亮宏亮而不紧不慢的声音来回在这一队人背后响起,平常听起来有些膈应人的声音这会子居然有了一种能安定人心的魔力。
孙二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沿着枪管向前,轻轻调整枪管方向。
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身旁的徐洪了,而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了前方敌人身上。
站在孙二柱身后的是另外一名火铳手孙山,他是孙二柱一个村儿的远房亲戚,算是孙二柱的叔叔辈,不过血缘关系太远了。
此时的他正也应把枪架牢牢架起,双手紧握枪托,平视前方。
整个矮墙只能容纳两队人利用高度上的差异来形成两段击。
面对密集的敌人冲锋,集中一轮射击不是好办法,因为这很容易让几个火铳手的目标瞄准到一个最显眼的目标身上,使得火力被浪费。
所以利用第一轮射击来实现第一轮淘汰,剩下来继续向前冲锋的敌人,则能够成为第二轮的打击对象。
优美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節 鏖戰遷安(2)推薦
同样完成第一轮射击的火铳手则可以有条不紊地瞄准在这两轮中依然侥幸活下来的家伙,这样周而复始,直至射杀所有人。
当蒙古步兵终于冲击到三百码以内时,几名正在测算距离的哨长都开始提气举旗。
这是Musket重型火枪的标准射距,哪怕是身穿皮甲的士卒如果在这个距离内被击中,Musket重型火枪,也就是所谓的斑鸠铳,依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击穿皮甲给对方造成致命伤害。
而如果在一百码也就是三十丈之内时,Musket重型火铳甚至可以击穿任何铁叶甲乃至普通板甲!
而从三百码距离到五十码距离,哪怕是极速狂奔,在这种环境下,两队火铳手仍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出两轮四次射击。
左良玉将两部一千多人集中布置在凸起的中部矮墙上,这样他们可以率先发起射击,给敌人以迎头痛击,同时放过凹陷处的敌军冲进来,这样可以利用棱堡两端的实现交错射击,扩大射击面。
左良玉目光死死地盯住城墙下的矮墙,对于这些经过精心训练出来的哨官,他还是很有信心的,本来就是他拔山营二部中的精锐,他才敢把他们放在哨官位置上,而这些士卒民壮也是他们一手一脚带出来的。
哨长先带出一帮队长,然后才是队长来带民壮,哨官通过对队长的严格要求,促使队长对下边什长和伍长同样对待,这样层层加码,使得整个训练几乎要成为一场痛苦的蜕皮磨砺。
三百码!
几名哨长几乎同时举起自己背后插着的三角红旗,猛然向下一挥,吐气开声:“第一轮,射击!”
火熱連載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節 鏖戰遷安(2)看書
伴随着队长们的急促奔跑的脚步声和嘶吼声在每一个或匍匐在矮墙垛口,或架枪瞄准的士卒们身后响起,“砰!砰!砰!砰!”的枪响次第响起,刺鼻的火药烟气,顿时在整个矮墙内外浮起。
呼啸而出的弹丸在空中急速穿行,三百码的距离不过是眨眼而至,迅速击穿了遮挡在蒙古兵们身前的皮盾,几乎没有任何阻滞的穿透而过再次射入他们的身体。
孙二柱看不清楚自己是否击中目标,也不清楚周围的同伴们是否和自己一样选择了同一个目标,但是他能清楚地看见,汹涌而来的蒙古士兵就像是被什么猛击了一拳,原本就参差不齐的阵线陡然间就向后收缩了一块一般,变得厚薄不均起来。
容不得孙二柱多想,下意识的习惯动作,他便蹲下身体收回火铳,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第二轮射击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队长许亮的声音再度嘶吼着响起:“第二轮,射击!”
脑后火铳轰然响起,是孙山的火铳,那股子喷射而出的火星子似乎都落到了自己身上,但是孙二柱却毫无感觉,一心一意按照训练时的标准动作,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装药填弹,然后据枪,瞄准。
索克托健步如飞,一只手挥舞着皮盾,一只手持握环刀,昂扬向前。
他的身后,他的左右,都是紧随他奔行不停的下属,身先士卒在这个时候最能体现出效用,当你无惧危险死亡的时候,那么你的士卒们一样可以无视一切。
伴随着那堵矮墙上浮起一层烟雾,索克托心中一紧,下意识的举盾缩身,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缩在盾后,他的同伴们也都是一样的标准动作,但是这个距离让索克托有些不解。
他知道大周军似乎正在换装火铳,那些三眼火铳的威力实在太差了,基本上都只能在百步之内才能具有致命杀伤,但是这却是三百步左右,难道大周军的新式火铳有这么大的威力,他有些不太相信。
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討論-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節 鏖戰遷安(2)看書
但是残酷的事实很快就给了他一记耳光,他几乎是看见自己身旁的哲木布原本稳健的步伐似乎踉跄了一下,随即又稳住,但是只走了两步,重新飘忽起来,索克托看到了对方皮盾上的孔洞,然后又看到了对方身上皮甲汩汩冒出暗红的献血,嘴角也开始溢血,最终软软地的委顿倒地。
熱門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節 鏖戰遷安(2)讀書
没等索克托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现实,他看到对面的矮墙上再度泛起一阵烟雾,抢在自己前面的两名士卒几乎同时仆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两人蜷缩在地上,猛烈地挣扎起来。
索克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冲到矮墙前发起进攻,那么矮墙上的大周军便会抓紧时间发起第三轮第四轮射击,这样被人当成活靶子来射击的滋味是在太难受了,犹如被猎人盯住的猎物,无论你如何挣扎,始终在猎人的箭矢跟踪之下。
唯一的办法就是不顾一切的加快速度,爬上矮墙,让这帮大周军的火铳彻底变成烧火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