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三百零三章 先敲詐了再說推薦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当听到眼前的瑶月,确切的说应该是瑶铃说出这样惊天的秘密时,谢长鱼竟然佩服起这个女孩子了。
那场战役她知道,正是自己封为承虞郡主的那一年,原来,她和这个郡主的位置,是为了她的姐姐求来的。
“长鱼姐姐,当时我眼见我的姐姐倒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见到了天边出现了彩虹。姐姐告诉我,她不恨任何人,这场战争是注定将要发生的悲剧,她只希望,此役之后,边域永世安宁。”
瑶铃的眼睛里闪着泪光,若是她的姐姐还在这个世上,一定是个明媚如阳的女孩。
“这件事,知道的人都有谁。”
听完了瑶铃真正的故事,谢长鱼也要开始为她谋划了,她知道自己那个舅舅现今怕是并不得知,否则此时的瑶铃怕已经不会站在自己面前了。
那么剩下知道的人,就要小心谨慎起来。
瑶铃回忆了一下,伸出手指。
“四人,你,我江哥哥还有我父王。”
当年见过瑶铃的人几乎都在战场上牺牲了,而自己的姐姐死后,伺候姐姐和瑶铃的下人都被江宴安排的人处理了。
虽然这件事有些残忍,但是江宴这永绝后患的果断还是必要的,若是换成谢长鱼,她或许也会那样做。
事情到了这些,关于江宴想尽办法要将瑶铃留在身边的理由也能理同了。以当今圣上的脾气,当面否决了他的决定,他一定会想办法用邢江王身边的其他人做代替的。
而瑶铃也并非能够生还,若是那样,边域可就真要打乱了。
看来这个江宴在这件事上,还并非愚钝之人,竟也想着为江山社稷着想,着实有些禁进步。
两人还谈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谢长鱼也彻底了解了瑶铃。
“日后回组织或者外面的无人处,我便换你铃儿吧。”谢长鱼看着瑶铃的脸,明眸皓齿,眼睛如铃铛般闪亮。
瑶铃很开心,除了姐姐,再也没有人叫自己铃儿了,她激动的抱住谢长鱼。
“长鱼姐姐,我可以换你阿姐吗?没有名字,就如我唤着姐姐一般。”谢长鱼没有推开她,瑶铃将头深深埋在她的腹部,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姐姐,眼前浮现出洛芷的笑颜,那样阳光的姑娘,却消失在黑暗中。每每想到她,谢长鱼对于复仇的心便更加坚定一分。
三日后,陆文京的拍卖会终于开始了,这天萧姑姑被玄乙盯着,从出门开始便一直在谢长鱼的身边。
这是谢长鱼要求的,她要亲自看着萧姑姑,免得这个女人在会场上搅乱他们的计划。
江宴倒也有些本事,短短几日,便有京城四大家族的出资人参加这场拍卖,其中崔家的便是崔知月。
谢长鱼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这么喜欢折腾。
当然,崔知月参加这次拍卖会的原因一是为了找到失恋几天的萧歌,也就是那位萧姑姑。第二个原因便是江宴亲自登门与父亲商议此事,她毛遂自荐,硬要参加这场拍卖会。
目的就是靠着她的宴哥哥能够再近一些。
会场设在醉云楼的二楼,虽然非拍卖者不能入内的牌匾已经挂好,但还是有些人抻着脖子想要看看会场里面的布置究竟是什么模样。
这陆文京是实实没有给江宴省钱。这场拍卖会会场及宣传还有拍品准备这些东西下来,远超过之前的百两银票。
谢长鱼明眼见到,江宴再批取银凭证的时候,手指微微颤抖。
不亏是钱堆里长大的陆小爷,别人是放血,他是要命。
当江宴等人的马车在醉云楼的门前停下时,陆文京第一个冲了出来,将谢长鱼扶下了车。
前车出来的江宴看到这一幕,眼中已经将陆文京万箭穿心了。
现场官臣商贾众多,大多也都知道江宴的身份,齐齐向他行礼,陆文京这次办的声势浩大,史无前例不说,怕是日后也再难筹办这么一场一模一样的拍卖会了。
所以但凡手中有点宝贝的,哪怕不值几钱也要拿来凑凑热闹。
谢长鱼拍了拍脑门,自己一句没有叮嘱到,这陆文京就给自己整出个惊吓出来,她应该提醒他设置最低价的。
已经到了眼前,再设怕是刻意了,现在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官家的人出面将上楼的路拦了出来,谢长鱼等人顺利的走到了二楼,而见到场地的那一刻,谢长鱼对于自己刚刚的想法有些后悔了。
她确实有些草率了,这醉云楼何时变得这么大了,陆文京是活活把楼上的隔间全部砸了,变成一个大场子了。
江宴看着周围的建筑摆设,这花的都是他的钱,陆文京是借了这个机会狠狠的敲诈了他一番呀。
此事江宴怎会忘记,不过虽要报的此仇,却得寻个时机了。
要喊小官轻巧几下锣,现场安静下来,谢长鱼坐在高台之上,四周确实被木门隔开。但凡参与这次竞拍的人都是这样的待遇,也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宝贝被别人提前盯上。
喜鹊扶着自己坐下,瑶铃也终于借着这机会可以出来看看热闹了,萧姑姑算是最惨的,全程被玄乙和喜鹊架在中间,想要多走一步都难。
竞拍开始,最先出来的是陆文京准备好的七彩琉璃碗,这东西不算十分名贵,但也当得起抛砖引玉的作用。
介绍完它的低价,现场便开始了竞拍。
这些并没有变化,谢长鱼已经也看的多了,此时并不稀奇,她的目光一直在台下的隔间处游离。
陆文京很细心,命下人在每个隔间外都挂上次间内参加的姓氏,谢长鱼一眼便看见了崔家的牌子。
下车时陆文京贴着自己的时候已经将几个重要的人物告诉了自己,其中一个就是崔知月,而另外那个,却是谢长鱼万万没有想到的。惜光阁居然派人来了,真是稀奇的很。
而谢长鱼也借此机会将自己的心思告诉了陆文京。
她要的是所有今天前来参加拍卖的人员名单,还有他们的背景。
这件事并非一天可成,自己被江宴看着,身边又多了这么多麻烦,她一时很难脱身让雪姬安排人去调查,所以只能拜托陆文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