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uje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八章:洛飛犧牲鑒賞-s0ugz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赵无言又怎么会不知道,洛轻舞这时故意在跟自己岔开话题,叹气道:“你真的不再考虑下吗?”
“真的要这样为了死腹黑去冒险?你有没有想过肚子里的小宝宝?”
洛轻舞则是已经不想再听了,这一次怎么也要冒险试试,说不定自己不用死,小宝宝也不用失去。
摆了摆手,直接就转头出去喊洛飞了,赵无言颓废的低下头,好像自己说的守护最后什么也没有做到。
洛飞跟着洛轻舞走进来,看到赵无言点了点头,而小包子也在后面进来了,还不等洛轻舞开口,他主动说道:“娘亲,我就是想要陪着你,我不说话,能不能不要让我出去?”
虽然娘亲又很多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在这最后,很想要陪着她,哪怕看着她倒下的时候,自己好歹能陪着她到最后。
说完了南宫博庭还对着洛轻舞扯了扯嘴角,让洛轻舞心疼的不行,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我儿子真乖,那等下你就乖乖站在这里哈,娘亲可以看着你就很开心。”
赵无言和南宫博庭都是安静的站在边上,看着洛轻舞和洛飞在一边准备着,不多时这房间里就放上了浴缸,还有里面弄了温水,都弄好了,洛飞对着洛轻舞点点头。
“接下来你放松,躺在水中,其余的交给我就好,我说什么你就按照我说的做。”
洛轻舞点点头,正准备跨进浴缸,边上的赵无言还是没有忍住:“轻舞,你能不能再想想?”
洛轻舞回头看着赵无言和南宫博庭,只是勾唇笑了笑,随后就直接坐到了浴缸之中。
边上的洛飞低头对洛轻舞道:“你幻想着自己是蛟人的模样,恢复真身,这样才好开始。”
洛轻舞按照洛飞说的,幻想了一下自己是蛟人,随后浴缸中的她就竹简开始了变化。
显示头发变成了蓝色,接下来是身上逐渐开始涨了天蓝色的鳞片,最后两条腿也合并在一起,成了一条鱼尾,上面布满了亮晶晶的蓝色鳞片。
超级炼化者 匿水行舟
那晶莹剔透的蓝色让赵无言和南宫博庭都是看的目瞪口呆,然儿洛轻舞身上全部变完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一双天蓝色的瞳孔,简直就像是蓝色的宝石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赵无言原本以为蛟族按照这找到资料记载的,那就是跟那蛮族的差不多,却不想这简直就是一个人间极品,此刻的洛轻舞就像是世间最好的艺术品。
让人忍不住想要收藏,一头的蓝色头发在这浴池中晃荡,边上的洛飞虽然是见过很多次,但是眼神现在也还是忍不住闪过一抹惊艳。
重生回头 邪神的面
实在是每次的洛轻舞这形态都太美艳了,让人眼光不自觉的就像要定在她的身上。
洛轻舞看着洛飞没有动作,忍不住问道:“现在还不开始吗?”
毕竟天已经黑了许久,洛轻舞怕拖得越久,这南宫冥要救回来的几率也就越低,不想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了。
贼道
因为洛轻舞生怕自己在拖下去会舍不得,那为难的情况,扩轻舞已经不想要去想了。
只想将自己做好的决定进行下去,保证南宫冥能够再次活过来,拥有那强壮的心跳。
洛飞收回深思,点点头:“那我开始了。”
“开始吧。”洛轻舞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的不舍与无奈。
洛飞开始嘴里念念叨叨的,受伤还打出无数个陌生的印记,随后就见到他的手指上一点点的亮起光芒。
罗芳诶申请很是严肃,像是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这是洛飞第五二次为人取心头血。
第一次的那人直接将自己所有的心头血都取完了,最后也只是换得了对方的转生,而这一次洛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要将对方的心头血全部取完。
韩国一九八五
心中想着事情,但是手中动作也不敢停顿,依旧是在洛轻舞商贩念叨着。
知道洛轻舞感觉到了自己心脏的血液在翻腾,像是要冲出自己的胸口直接出来一样。
洛飞说的话是他们都听不懂的,直到洛飞嘴里猛的喊出:“血出~~!”
【完结】妖孽魔妃不好惹 糖@果儿
洛轻舞感觉自己的心头一疼,随后一滴血从胸口的鳞片下飞了出来,稳稳的落在了洛飞的手中,随后是第二滴,第三滴,洛飞拿着心头血,看着洛轻舞那惨白的脸。
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第四滴,边上的南宫博庭和赵无言看到洛轻舞满脸惨白,眼皮都抬不起来的模样,手紧紧在袖子下攥紧。
他们两个都在极力忍耐,因为他们两个已经答应了洛轻舞在这里陪着她,但是现在要是不这样,他们害怕自己忍不住直接冲上去阻止了。
他们不知道阻止了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一定是不能这么做的。
洛飞拿着四滴心头血走到床边,碎碎念的开始运作,这四滴血顺着他的手滴落道南宫冥那已经空洞的胸腔上,那些肉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边上的南宫博庭开行爹爹是不是要活过来了,但是也担心边上面色惨白的娘亲。
只是那些心头血只是愈合了伤口,南宫冥依旧是面色惨白,一点心脏复苏的迹象都没有,洛飞皱了皱眉,似乎很是挣扎,但最终还是继续走向洛轻舞。
想要说点什么,洛轻舞却对着她笑笑:“没事,继续吧,我还能挺着。”
最终洛飞也只是化成了一抹长长的叹息,继续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不知道何时,一头白色的狼出现在了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它呜咽着,里面的南宫博庭听到声音将们打开,白狼就冲进来呆在洛轻舞边上。
看着她面色惨白,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舔洛轻舞露在浴缸边上的手,像是安抚,像是担心,眼神中太多的情绪。
洛轻舞只是动了动手指,给了白狼一个安抚的微笑,自己养了它那么久,已经让它去山林中自己生活,没想到这家伙会在今天回来了。
恐怕也是感觉到自己要离开,所以来送自己的吧,还真是个忠诚的伙伴呢,洛轻舞这一刻觉得自己一生都值得了。
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在自己身边,哪怕很短,但是也很满足,起码很幸福,这就不枉白活一场。
洛飞看着洛轻舞脸上释然的笑意,呼吸了一口气就继续了,空间原本升级了的,现在因为洛轻舞这心头血的关系,所以空间很多也开始崩塌。
恢复了刚刚开始的那般,洛飞是空间的守护者,自然可以察觉到空间里的一切变化,但是这些是先前就已经决定了的。
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就继续吧。
最终洛飞还是又取出来了两滴心头血,人一共七滴心头血,现在要是最后一滴也取出来,那么洛轻舞立刻就会死去。
洛轻舞感觉自己出了疼痛,还有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身上的那种力量也不见了。
脑袋越来越昏沉,但是还想看着阿冥没事才行,现在还不能睡,自己还要看着他醒来。
洛飞颤抖的拿着这两滴心头血朝着南宫冥那边走去,等到将血放进南宫冥的身体,他的身体也猛地晃动起来,逐渐变得有些不真实。
一直努力睁眼看着的洛轻舞看到他的情况,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洛飞的样子,那时候的他就是这个虚幻的投影。
吸血鬼系列:血鬼天下
可是时间太长了,加上空间升级后,洛飞实在是跟人一样,所以洛轻舞已经将这个给忘了。
看道洛飞这样,洛轻舞神识查看空间,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进不去,也感觉不到空间,而洛飞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幻。
边上的南宫博庭捂住自己的嘴,一句话都不敢说,眼泪一直顺着留下来,洛飞依旧是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南宫冥。
直到看到对方脖子那里有青色鳞片闪烁,头上了有两个角的时候,洛飞突然笑了。
这样洛轻舞虽然会陷入昏迷,但是好歹孩子保住了,两个小宝宝不用消失了,真好。
直到感觉到对方已经有了心跳和呼吸,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转头对着洛轻舞笑笑:“你运气真的很好,两世能遇到同一个为了你连性命都不要的人。”
“要不是你今天的心头血,恐怕我也永远不会知道,原来南宫冥就是那个龙族皇子呢,为了救你同样让我取完了心头血,还将自己必升修为一起废了,只是换得你投胎转世的机会。”
“如今你也选择用同样的方法救他,或许这就是因果吧,只是轻舞,我就只能陪你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
“心头血会根据你的恢复情况逐渐的在长回来,所以你不论多绝望都一定要坚持到醒来,知道吗?”
洛飞说着笑了,转头看向赵无言和南宫博庭,对着他们挥挥手。
耽美:爱上”甜心”小弟弟
洛轻舞眼眶红红,眼泪一直在流,自己忽略了,自己选择的生死不是自己的,而一定会死的人是洛飞。
但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他一直没有告诉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
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身影,洛轻舞拼尽最后的力气:“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洛飞你别走,我用心头血救你,我求你了。别离开好不好?”
洛飞的身影只是对着洛轻舞笑了笑:“这也是我的选择。”
话音落下,一阵白光,最终洛飞化作了一刻黑色的珠子,落到了南宫冥的病床上,洛轻舞也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刚刚因为声音太大,所以楼上的陈诺依听到声音,心头疼的厉害,站起来就往楼下跑。
三才道士
这一刻她很慌,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只是觉得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正要一点点的远离自己。
跑的时候还从楼梯上摔下去了,边上的太婆看着吓坏了,正下去扶,但是陈诺依依旧是朝着地下室跑。
直到来到地下室看着哪个关着的房间,摔一跤头发凌乱的她也顾不上,快步上前将门直接推开。
一开门就看到赵无言和南宫博庭红红的眼睛,转头就看到一身蓝色的洛轻舞躺在浴缸里,眼睛正一点点闭上,她的手臂正往浴缸中滑落。
陈诺依顾不得为啥洛轻舞现在是这样的状态,也不想去想洛轻舞为何会这样,只知道在这一刻,好像女儿要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原本的赵无言和南宫博庭也没有想到陈诺依会突然进来,所以这一耽误就没有去扶洛轻舞,知道看着陈诺依跑过去吧洛轻舞抱在怀中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紧随而来的太婆看到洛轻舞这个样子,转身就先把门给关了,正好来到门口的管家等人在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渡劫之凰女
但是现在老夫人关了房门,他们也只能在外面等待着,虽然也很着急,不过自己怎么说也就是下人,有的事情是不能逾越的。
只能在外面安静的等着,同时对边上的小卢吩咐:“今天闭门不见客,有人来的话就直接打发了,要是重要的事情就告诉我,夫人他们都有事,别去打扰了。”、
小卢担忧的看了看门,随后点点头出去办事了,陈诺依看着如破布娃娃的女儿,陷入昏迷之中的她面色惨白。
太婆看着洛轻舞现在的样子,这简直就像一条鱼一样,摸着眼泪转头看向边上的赵无言:“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阿冥去办事情了吗?现在为何躺在床上不醒来?”
魔 怔
“还有轻舞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蛮族的人干的?他们给轻舞吃了什么?”
赵无言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站在原地一直不开口,只是低着头,极力忍着那种钻心的疼。
陈诺依一直摇晃洛轻舞,但是都不见她有反应,伸手掐她人中,也没有反应,而且呼吸很是微弱,就像是随时会断的风筝。
着急的转头看向南宫博庭,眼中带肋泪水,吼着:“你快过来看看啊,你娘亲怎么了?你不是会医术吗,你别站着啊,你快过来啊。”
南宫博庭缓缓走过去,却是直接在浴缸前面跪下了,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哽咽着道:“外婆,娘亲这样都是我害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