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龍婿歸來 愛下-第七百五十八章:警衛相伴

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即使是警卫高手,死在凌羽枫手里,也足以看出凌羽枫有多强大,放手让别人走,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除了那两位老人家的祖庙,他们还必须能够杀死凌羽枫,真是可耻!
方伟不说话,只是站在那儿,盯着方霞的脸。
“家主!
突然,方伟抬起头,扫了一圈,目睹森冷,杀气道:“凌羽枫,我想亲自杀了他!”
当时。
东海!
工藤武术学校。
气氛很严肃。
凌羽枫将医院刚发来的报告,交给了方秋和方然两个人。
“个人验证报告,我认为仍然需要这样的事情,让你确认。”
方秋的手有些颤抖,方然的手颤抖得更厉害。
她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方秋一定是自己的孩子!
在眉毛之间,那一丝什么人,她在哪里不认识?
方秋把手放在报告上,没有上交。
他的呼吸越来越快。
“孩子们…”
方放声大哭,“我想你,要二十年啊!”
方秋抬起头,看着方然。她的嘴唇动了动。她想说些什么,但她没有。
他伸出手,直视报告最后一页的结论,因为血缘关系,他看着接近100%的比率,他的身体越来越颤抖!
“为什么…”
方秋茫然不知所措。“为什么这样?为什么?”
“没有原因。”
凌羽枫说:“你没有时间去理解,接受,这是事实。”
“你难道不对你隐瞒,说谎并被迫与父母分居二十年,而且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感到遗憾吗?”
“他冷冷的叫道。” 你不应该自己做吗?”
凌羽枫逐字盯着方秋。
这是父亲的报仇!
为上帝而死!
方秋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切都为时过早。
在短时间内,他的身份发生了巨大变化。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竟然是小偷的父亲!
难怪,方伟从未拒绝过自己的一只眼睛。
难怪,每次进步,方伟都会生气,会阻止自己。
难怪,无论他有多么努力,全力以赴证明自己,想为方佳做点事,方伟不屑一顾。
因为,他根本不是方家的人!
甚至,他是方氏家族的敌人!
方秋想得越多,内心就越生气。
20年!
他已经成为敌人的父亲二十年了!
自己这是要在方家的掌声中扮演的,他像猴子一样,在方伟他们的眼中,他只是一只猴子,让他们玩。
他突然想起了延安对他说过的话,不要对对方有太深的感情,因为这个家庭,不配。
当时,他仍然很生气,认为延安在偷别人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犬牙不配!
他们只是动物!
方秋认为,更多的是气,握紧拳头,关节裂裂的声音。
“孩子……孩子!”
方放忍不住泪流满面。
她将芳秋抱在怀里,不想与孩子分开。
“从你出生至今已有二十年了。方伟带走了你。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方然哭了。
方秋也跟着哭了。
“母亲…”
这对他来说是个奇怪的名字。
这么老,方伟一直在告诉他,自己的母亲很难生他,这个可恶的混蛋!
两人在彼此的怀抱中流泪。
凌羽枫没有打扰他们,让其他人全部退缩,他知道,方芳经营着他们的母子二人,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二十年后,我们终于见面了。
不幸的是,主人没有看到它。
凌羽枫站在门口,陈南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哥哥,生根了吗?”
他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 苏妲己不喜欢香烟的气味。请戒掉它。”
陈南丰微笑着,将香烟放回盒子里,然后收起来。
“你的主人很高兴知道,至少母子俩会彼此认识的。”
陈南丰说:“那是好事。”
“出色地。”
凌羽枫点点头。
方秋他们的母子互相认出,这种感觉,凌羽枫人知道。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龍婿歸來 左手和絃-第七百五十八章:警衛讀書
到目前为止,他不知道该恨他还是感谢他。
恨他。如果不是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但是没有他,事情似乎不知道该去哪里。
但是,内心对死亡的愤怒,让凌羽枫很清楚,无论他如何不管如何责备,在他的心中,他总是有不同的立场。
“方霞去世后,恐怕方氏家族不会放弃。尹氏家族藏得太深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凌羽枫张开了嘴。
他抬头望着蓝天,淡淡地说:“这些隐藏的家庭,追逐乐谱背后的秘密,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凌羽枫有责任保护党,任何可能控制秩序的势力,他都不会轻易放开。
“恐怕只有得到所有笔记,我们才能知道。”
陈南丰认真地点了点头。
拳谱九页,凌羽枫有四页,加他道家收藏的有两页,有六页,但为了打败隐水族,凌羽枫给了一页,不知道这页,能触发多少骚乱。
凌羽枫手上有五页拳击,要得到所有拳击,恐怕要花很多时间。
现在赵巴特勒那里的情报网络,一直在不断散布,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拳击频谱的下落。
陆静教授更倾向于研究文字上方那些隐秘的家庭。
现在,很多事情开始了,“隐藏的家庭”,他们必须对拳击,世界圈子甚至过去的某些文明有所了解。
凌羽枫不知道背后所涉及的是什么。
至少他还不知道。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龍婿歸來 起點-第七百五十八章:警衛分享
“只是让自然顺其自然。”
看到凌羽枫很开阔。
精彩言情小說 《龍婿歸來》-第七百五十八章:警衛閲讀
现在他的重点主要放在苏妲己身上,只要保护她和Lin家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屋子的门打开了,方秋出来了。
他脸上的眼泪很明显,眼睛是红色的,很明显他在努力哭泣。
男人的眼泪不掉以轻心,但是这一次,即使是一颗石头般的心,也无济于事。
“掌握。”
方秋去凌羽枫前线,扑通扑通,直下跪,“我要报仇!”
如果没有报仇,那人在哪里?
我父亲被谋杀了!
分离他们的母子长达20年的仇恨!
他是他父亲的敌人!
太多了!
在芳秋的那一刻,眼中凶猛的精神像海一样沸腾。
“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秋季聚会已经没有时间了,与那个聚会的力量,那个聚会不再有任何关系!”
方秋咬了咬牙,几乎在咆哮。
他的声音有些发抖,他试图控制自己的愤怒,但他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