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rrz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三十七章 流動河分享-9d99p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穆习容听到宁嵇玉这么问,一时愣住了,她其实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宁嵇玉说她借尸还魂这桩事,若是宁嵇玉听了之后怀疑她是什么鬼怪之类的,因此怕了他该如何是好?
之前就经常听师傅说,世人大多敬神佛而远妖魔,这般不正常的事,她还真怕宁嵇玉会不会一时间接受不了。
顾松柯我们不是相爱吗
穆习容只能打着马虎眼说,“小的时候跟着大哥来过一次,便记住了。”
觅爱 梦刻茜
她自己是不可能出这么远的远门的,赖给穆寻钏起码显得合情合理一些。
“是么,那穆少将军倒是很宠你了。”宁嵇玉未置可否,说了这么一句。
穆习容干笑一声,“还好还好……”
小时候原主的事她那里记得那么清楚,不过是话赶话的,编一编罢了。
“行了,”宁嵇玉起身,拍了拍下摆的灰尘,“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快些回去吧,明日一早还要继续行路。”
他伸手到穆习容面前,穆习容握住他的手,顺着他的力道起了身。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在奔波着赶路,穆习容不好其实并不如何吃得消,但为了保证自己不拖后腿,她每天会吃一些补足元气和体力的药丸。
是药三分毒,穆习容怕宁嵇玉担心,便没告诉他。
两日后,他们便到了胡元山附近。
药王谷就在胡元山深腹里的竹林深处。
为了不被外人闯入,那里设了千奇百怪的机关,倘若不是药王谷的人恐怕早就会死于那些机关上。
药王谷有一条只有谷中人才知道的密道,而且不能带谷外的人进去。
但穆习容很是奇怪,为何那日药王谷被血洗时,这片竹林里的机关却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而且也没有留下任何血迹之类的打斗痕迹,那么那些人究竟是怎么进入药王谷的呢?
晚上,他们驻扎在胡元山外。
此次机会难得,不管如何,穆习容都是要回一趟药王谷的。
于是趁着宁嵇玉在帐中与人议事之时,穆习容便趁着月色,瞧瞧离开了驻扎地。
舌头之下
春知被她提前喂了些药,现下已经睡得熟了。
她跟着军队走了这么多日,自然也知道哪里的守卫是最薄弱的,况且她只说自己是想出去散散心,不会走远,那些人也不敢拦着。
只不过事后要去禀告宁嵇玉的话,那便是另外的事了。
眼下她先出去再说。
帐中。
方才看完边关情报的宁嵇玉从书案上抬起头来,面上有几分倦意,他捏了捏眉心,唇微抿。
李立忽然出现在帐中附耳过去,在宁嵇玉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本王知道了。”宁嵇玉神色有些莫辩。
容儿这么晚了出去做什么?而且身边还没有人跟着。
“王爷,需不需要属下派人……”
“不必。”宁嵇玉淡淡摇了摇头,“本王亲自去吧。”
虽然不知道穆习容要去做什么,但想必这事和她的秘密有关。
穆习容现在还不想告诉他,其实他本意是不愿过多探究的,但她独自一人出去实在有些危险,自打上次在药房的事发生后,他便不放心让旁人来保护她,还是自己跟着比较放心。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穆习容自然不可能穿过整座胡元山到达竹林深处,她挑了条捷径,是之前药王谷的人为了方便出山挖掘建造的地下通道。
这通道入口也极为隐蔽,进入的方法也是复杂多变,她观察了下今夜的月色,推演着今日的卦象,找到那柱连接着机关的木桩,轻轻晃动了几下木身,果然那处被树丛隐蔽的地方便有石门开启,向两旁推去。
穆习容神色一喜,这机关果然没有失效,看来这处地方也还不曾被人发现。
穆习容回头环顾了下四周,丝毫未察觉身后跟着的人,确认没人后,径直进了地下通道,而入口也随之被关上。
在那处入口彻底恢复如初之后,忽然人影闪动,一个穿着玄色锦衣的男子出现在哪里,正是晚几步出现的宁嵇玉。
宁嵇玉效仿着方才穆习容所做的动作,再一次打开了那道石门。
这看着那道精密的机关,眸色深了深,这般制造精巧的榫卯锁,制作起来并不容易,恐怕是他也弄不出来,看来这座小小的胡元山并不简单。
而穆习容竟然也懂得这些,她究竟是什么人?当真只是一个穆家不受宠的小姐吗?
穆习容出了地下通道后,到了药王谷前的那片竹林。
春浓花娇
鬼人之三国之卷
这片竹林危险重重,机关无数,外人闯进来只有死路一条。
就连穆习容这种从小在药王谷长大的,即使是不靠密道,也有被这些机关伤到的风险。
而进药王谷的密道并不在地下,而是在水下,密道上有一条人造流动河,流动河里的河水并不是普通的河水。
河水中有药王谷特制的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解毒的方法就连穆习容也不知道,唯有她的师父玄宗河药王谷几位长老拥有解毒方法。
穆习容原来的那具身体,自小尝遍了各种药草,因此并不惧怕这河水中的毒药,这毒对她来说只是摆设。
而只要药王谷竹林里的机关一日有效,这流动河里的河水便能一天不停留地运转。
暮青色的月光下,流动河像一条绥带,泛着粼粼水光,一如药王谷遭难的那一天。
河里没有鱼,却仍旧清澈见底,河底的小石子颗颗可见。
穆习容走到河岸便,将手伸入河中,在河壁上探了探,摸到一块凸起的上头十分粗粝的小石块,她将那石块沿着河水流动的方向转了几圈,那流动河忽起变化,像是自中间被一刀分割开来,裸露出一道延伸至黑暗处的石阶。
穆习容眼神微凝,提着衣服下了台阶,消失在了那个方形洞口,随之消失的,便是那条石阶通道。
宁嵇玉跟了穆习容一路,心中疑惑亦是积攒了一路。
容儿的身份果然不简单,这般隐蔽的地方和这样深奥的机关,不像是她能知道的。
这恐怕也是她迟迟不愿意和他坦白的原因吧?
既然她不愿意让他知道这些,那他究竟还要不要继续跟下去呢?
宁嵇玉在原地垂眸,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