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獵魔人怪談-308失憶的李玉傑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丰源市的组织内部空间,继杨忠诚加入之后,过去两个月了,此刻正步入炎热的夏季。
丰源市这两个月相当的平静,王管家每天都有在感应,可愣是没有发现一点死气。
戈旗甚至翻出了灵异网站上的一些老贴,让悠哉着的一阶猎魔人出去处理。
而出去处理的一阶猎魔人都是悻悻而回,表示没有鬼物出现。
这让戈旗产生了怀疑,难不成是魔找到了地狱之门,把鬼物全部带进了鬼界?那岂不是等于诅咒解除了?
平时鬼物作祟,猎魔人们天天盼着鬼物消失,现在突然平静了两个月,所有人都开始不自在起来了。
面对鬼物的突然消失,总部首领林铭安把华国所有组织首领拉进一个群里探讨。
当然,光是纸上谈兵是讨论不出来事情的根本原因。
所以每次的首领聚会,到最后都演变成了首领汇报工作。
戈旗:“今日丰源无异常!”
解阳:“今日府阳无异常!”
玉无痕:“今日岩青无异常!”
郑鹤:“今日界北无异常!”
国宝迷踪之争:大漠伏龙 乔峰
……
林铭安:“很好,你们反正也是闲着,顺便多加关注国外的情况,我去找魔的下落,要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段时间总部就由风前辈接手管理。”
风前辈:“〒_〒,我都八十多了,一把老骨头了,为什么要把这种事情安排在我头上。”
你是我的二分之一
林铭安:“你有当过首领的经验,而且这段时间没有灵异事件,你就当帮我看一下后辈,很简单的。”
当晚,林铭安离开总部,踏上寻找魔的道路 。
丰源市组织,辰逸乐的清闲,房间里面摆满了和豆芽的照片,这两个月,他和豆芽几乎把周边游玩了个遍。
当然,这是经过戈旗同意的,因为鬼物两个月没动静,戈旗时不时的要成员们外出走动,让他们利用自身的气息来吸引鬼物出来。
可令人奇怪的是,鬼物不敢接近二阶猎魔人也就算了,可是连王佳材、严小杰这些一阶猎魔人单独出来,也很安全。
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鬼物改口味了,不喜欢沾染死气的猎魔人了?
傍晚,组织内部的空间泛起一阵涟漪,杨忠诚走了进来。
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其他猎魔人都是出门四处瞎逛的,他出门多数是接到老客户的委托。
要知道杨忠诚在加入组织之前,就是一个声望很高的道士,经常会有人请他看风水、做法事。
这不,今天早上,就有人就联系到他。
那人说是家里时常丢东西,但是抽屉里的钱却没有少,而且一觉醒来,东西的位置也会被移动过,可是他在睡觉的时候,门一直都是反锁的,门也没有被撬开的痕迹,不可能是小偷做的。
那人不由联想起了自己住的小区,前段时间刚死人的事情,便急急忙忙的就托朋友联系到了杨忠诚杨 大师。
当然,这只是一场闹剧,在杨忠诚的精明推演下,终于在那家人的床底下发现一个老鼠洞,结果还是整整整整一窝老鼠。
这时,辰逸从楼上下来,看见杨忠诚回来,打招呼道:“怎样?今天可有收获?”
“一场乌龙罢了,这种事我经常有遇到,习惯了。”
杨忠诚苦笑不得,给辰逸解释了一下,随后想到什么,又说道:“对了,刚刚我进来的时候,门口站着一个长发男子,他说是找你的。”
“长发男子?找我?”辰逸思考了一圈,自己认识的男人之中也只有柳公子留长发的,他找自己做什么?难不成是在岩青市太闲了,来找自己打扑克?
辰逸走出四合院,看到一个长发少年正百般无赖的蹲在地上画圈圈。
“他是谁?看身形也不像是柳公子啊?”
辰逸好奇的接近他,脑海里闪过一个个认识的人,却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留长头发的男子。
那个少年似乎有所感应,抬头望向来人,兴奋的问道:“你就是辰逸对吗?”
辰逸这才看清他的脸,竟然是他!!!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辰逸惊讶的语无伦次,他想了想,这样问人家太唐突了,觉得换个问法好些,于是便问道:“你这两年都待在哪里?还是说,你跟楚昊一样,失忆了?”
眼前这个长发少年是李玉杰,本该死在府阳组织首领手底下的李玉杰,后来因为辰逸回去救下了他,才免其一死。
一天一点爱恋:宝贝,再婚吧
他和楚昊的遭遇一样,在过去被自己救下来,在现实又是个已死之人,所以他究竟是死是活这个问题,让辰逸头疼了好一阵子。
直到楚昊的出现,辰逸隐隐感觉到李玉杰可能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现实世界,所以辰逸才会问他是否失忆了。
“我的天,你真的是神了,刚见面就知道我失忆了,她说的没错,你真的很有本事。”
李玉杰感觉辰逸一下子能点出自己失忆了,绝对是个高人。
李玉杰像个小孩一般兴奋的手舞足蹈,殊不知,他自己的真实年龄已经40多岁了。
辰逸一下子抓住了敏感的词汇,开口问道:“他是谁?既然你失忆了记不起我,那是谁叫你来找我的?”
李玉杰刚想开口回答,一股黑雾从他的胸前蹿了出来,黑雾渐渐变成一个人形少女的模样。
辰逸看到她,惊喜的叫出声:“珊珊你也来了!你怎么在他体内?我记得李玉杰没有获得‘神通’召唤啊!”
珊珊看着辰逸,眼神略微黯淡,低声说了一句抱歉。
辰逸的手顿了一下,这突然其来的道歉是怎么回事?
眼下,李玉杰不知所谓,眨巴着双眼,一会儿看着珊珊,一会儿看着辰逸,而珊珊很是沉默,似乎有话要讲,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辰逸看着眼前的两人,面色渐渐严肃,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楚昊和李玉杰相继出现,就说明了一个可能,轮回确定是存在的。
而自己,曾经是救下过他们,只是,不知道是何原因,所有人的那段记忆被原本的记忆给掩盖了。
想到这里,辰逸的手微微颤抖,李玉杰莫名多出的神通,珊珊的道歉,那岂不是说……
辰逸的手上突然放出黑色火焰,黑炎覆盖着他整个手臂在燃烧,这是辰逸的另一个神通“驱魔”。
他把施展“驱魔”的手臂放在李玉杰的面前,严肃的说道:“运起你的死气,模仿我。”
李玉杰不解,但他还是照做了,来丰源市的路上,珊珊跟他讲过很多事情,包括死气的运用,只是他都记不起来,只当在听故事。
“唰”的一下,李玉杰的手臂上也冒出好多黑炎,与辰逸的手臂大庭相径,他惊讶的喊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玉杰的黑炎一出,辰逸的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你的觉醒出来的是传说级的神通‘摄取’,它能夺取猎魔人的神通和鬼物的能力,而被夺能力取人或鬼,同时也会丧命。”
“什么意思?我还没理解。”李玉杰天真的问道。
辰逸紧盯着李玉杰,一字一句的给他解答道:“你在未来把我杀了,还夺取了我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