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起點-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很快两个人来到大街上,这里十分嘈杂,但环顾四周,还是能够看到几个眼线。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迷茫,他们没想到自己都已经离开皇城那么久了,居然到现在还会有人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
姜音有些不自在地抚弄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走上前去和一位大妈攀谈了起来。
“大妈,你知道白家寨在还何处吗?”
谢澄主动站到了她们的身前,挡住了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大妈却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
听了这话,姜音有些失望,但脸上还是勉强维持笑容,如果白家寨真的这么好找的话,他们也不会这样苦恼了。
“我们先甩开他们。”谢澄眼神当中掠过了一丝厌恶,两个人快步离开了这里。
不一会儿,他们就坐在了客栈当中,开了一间房。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一路上问了那么多人,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姜音现在都有些丧气了。
“继续等,这个城内肯定有人知道白家寨在哪里。”
谢澄刚一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个寨子居然会如此神秘。
不过思来想去,这也算得上是正常,纱丽和白家寨有一定的关系,如果就那样抛头露面的话,她很有可能会被察觉,到时候假齐信的计划也很有可能会被暴露。
不过让他们感到十分好奇的是,如果纱丽真的与白家寨的人有关,那他们应该会感到十分高兴,自己的女儿进入了皇宫,怎么可能会不借此机会想要攀附权贵呢?
两人陷入沉思,短暂休息一会,他们再一次出发,询问城内的各个老人,他们是否知道白家寨的下落?
可几乎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白家寨十分神秘,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们的所在地,但白家人却时常地来到山下的镇子看一看。
再加上他们这里的人传闻都会使用一种秘术,导致镇上的人对他们都十分恐惧。
好看的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展示
一连在这个镇子上逗留了好几天,两个人都没能得到可靠的线索,姜音十分失望。再加上他们经常被那些眼线监视着,行动起来就更加麻烦。
那些人也是知道姜音和谢澄长得什么样子,更何况,他们还是假齐信的手下,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进入白家寨。
两人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无比的头疼,如果真的被他们百般阻挠的话,那么自己来此一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思来想去,姜音还是觉得他们两个人应该换做一副打扮,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否则很有可能会惹来麻烦。
火熱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相伴
在这里的眼线这样多,他们又只有两人同行,万一在这里被暗杀了,到时候计划就全完了。
“可我们现在已经别无选择,连白家寨都进入不了,我们俩又应该如何回去呢?”谢澄语气有些沉重,他现在竟然也没了主意。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段时间恰巧白家寨的小姐身患重病,寻求良医。特意来到了这个镇子上,召集各类大夫。
姜音四处寻找都没能找到如何进入白家寨的方法,可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她刚一得知了这个消息,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我们或许可以去试一试。”谢澄犹豫了一下。
虽然他们都不是什么正二八经的名医,但还是略通岐黄之术,指不定歪打正着可以治好白小姐的病。
更何况,他还曾经被赵雅芝给救下,那段时间也略微学了一些如何治疗疑难杂症的方法。
“我也是这样想的。”姜音喜滋滋地笑了,就算他们对于医术一窍不通,她也一定要闯进白家寨。
一想到假齐信把纱丽送到齐国国主的身边,她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谁也不知道,可是看到她天真烂漫的模样又让人不忍心与她为敌。
火熱玄幻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相伴
而且作为一个女人,在后宫当中,必定会与前朝有所牵连。
假齐信口口声声说她是来自西域,可是谁知道她背后到底牵扯着怎样的势力呢?
许多名医都以能够为白家寨的人治病为荣耀,一得知这个消息立刻就忙不迭地想要去,可是能够进入白家寨的大夫少之又少,必须经过一番严格的考验。
这段时间,姜音和谢澄也丝毫没有懈怠,每天都在认真地读着医书,生怕自己会因为知识不够全面而错失良机。
谢澄原本想要通读一下一些简单普通病症的医书,可没想到的是,姜音几乎每天都在死磕那些疑难杂症。
看到他手里的书,她甚至还有空想要嘲笑他:“这些普通的病症那些人肯定都猜测过 了,正是因为没有效果才会选择到镇子上选择大夫,你读这些书又有什么用呢?”
不要小看她上辈子的经历,她好歹也是一个女演员,过手的剧本数不胜数,这样的考验简直就是古装剧里的常用桥段。
一般来说都会选择一些让人分不清的药材让大夫辨认,又或者是故意选择那些鲜为人知的相生相克之物让大夫说明。
“你说的有理。”谢澄点了点头,他这里面是要先打好基本功,但是现在两个人所要寻求的是能够尽快进入白家寨的方法。
听了他的描述,姜音简直是乐不可支。
“你以为是在练武术吗?还要先打好基本功,才能上场杀敌?”
两个人说笑一会,才继续认真埋头读书
过了三日,白家寨的人果然来到镇子上,想要寻求名医。
两个人此时已经换了打扮,谢澄想到自己这段时间所读的医书有些心虚,于是主动上前。
人氣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推薦
“那就由你来扮作女大夫,我来作为你身边的童子吧。”
看了一眼他修长的身形,姜音差点就要笑出声来,但面上还是要故作正经:“那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刚一到城门口,他们就发现人头攒动,两个人趁机混入了大夫的队伍当中,几个人刚一看到姜音,脸上就露出了冷笑,眼神中充满了轻蔑和嘲讽。
“我当是什么?现在是什么世道,连女人都能来当大夫了?”
听了这话,姜音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怕别人说自己故意惹事,便只能忍着这一口气,只想着待会儿看这些人怎么得意。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愛下-第四百八十四章 棘手難題展示
谢澄抬起头望了他们一眼,眸色阴沉,再看一看他们自大的模样,就知道这些人的医术一定不怎么样。
“不必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
他语气淡然,“只有弱者才会在背后嚼别人的舌根。”
谢澄话一向不多,但人冷嘴毒,听了这话,她心头暗爽。
没过一会,许多大夫都聚集在这里,白家寨为了医治这位白小姐的病,简直就是无所不用,甚至请来了几位隐居的老名医,专门为他们这一行大夫设计难题。
辨认药材,相生相克之物,几乎每一样都被姜音给料中了,她心中暗自得意,幸亏前段时间和蒋璇好好地学了学医术,不然她现在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四百七十四章 承認罪行鑒賞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齐清芬一见国主,面上便多了几分委屈,“父皇,儿臣的事情,请您一定要为儿臣做主!”
她将桌上的酒杯举到了国主的面前,国主看着那酒杯,犹豫了几秒,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毕竟这件事情还没有证据。
“芬儿,你再等一等,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子做的,那我定饶不了他!”
国主接过她手中的酒杯,慢慢地放到了桌子上面,没有喝一口。
“父皇,齐元都躺在儿臣床上了,难道这件事情还有假吗?我会用自己的清白来诬赖他不成?”
齐清芬说着说着,眼角的泪珠便滑落了下来,看起来十分地可怜,仿佛那齐元就是恶人,一切都是他做的。
“父皇,太子殿下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事情瞒着您呢,齐国若是就这么交到他手里,怎么能放心呢?”
齐清芬的嘴就像是装了机关枪一样,在国主的面前将齐元的坏话都说了一遍,将他在国主的心里彻底抹黑。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txt-第四百七十四章 承認罪行展示
齐国国主的脸色变了变,那眼神都变得阴鹜了起来,脑袋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毕竟这太子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再坏的德行,他也了解。
“芬儿,你皇兄怎么都是太子,他是皇室中的一人,不论他到底有什么过错,也不该如此说他。”国主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张口制止了她。
“齐信或是可堪当大任之人,齐元的德行……父皇,儿臣就拿自己的名声给您证明了。”
齐清芬低下头,暗自嘟囔了一句,顿时,国主的脸色黑了下来。
“朝堂政务,你们这些女眷还是少参与的好!”国主突然这么说了一句,声音有些怒气。
姜音在附近徘徊许久,这些事情也听得七七八八。
她端着茶水走了上去,将东西往国主的面前一放,拿起茶杯轻轻地倒了一杯,正准备往国主的面前举,忽的,听到齐清芬又准备开口。
姜音假意撞了一下公主,将一整杯的茶水都倒在了她的身上,她立马跪在地上。
“公主殿下,奴婢不是故意的,还望您绕奴婢一命!”姜音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齐清芬看着地上的她,不敢发太大的火,毕竟国主还在面前。
“你可知这件衣服是我精心挑选的,就这么被你弄脏了,幸好我没有被烫伤,不然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齐清芬看了看周围的人,没有发脾气,十分通情达理,让姜音从地上起来。
齐国国主看着面前的两人,没有插嘴。
这么刻意的事情,能瞒得住这活了多年的老狐狸吗?
“父皇,儿臣先退下了,这衣服怕是穿不得了。”
齐国国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到公主走后,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饶有兴趣地观察着面前的姜音。
“你是哪殿的宫女,朕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回皇上,奴婢是新进宫的,没有在皇上的面前伺候过,宫中的奴婢丫鬟也多了去,陛下怎可能每个人都记得住?”
姜音跪在地上,稍稍抬起头看了齐国国主一眼,十分调皮的样子。
“你这丫头,说话倒也不避讳,直来直往,是个爽快人!”国主笑了起来,脸上的阴鹜一扫而散。
“快起来吧!”
姜音从地上站了起来,立马开始收拾桌子,她瞄了一眼桌子上的水果,那手伸了过去。
本以为她要拿一个,谁知她从侧面捡了茶杯放了上来,那袖子中的小字条顺着她的袖子滑落,正巧跌在了那水果盘的中间。
不偏不倚,正巧在国主的眼皮下,姜音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就往外走,还看了一眼那桌子上的纸条,却没有意向把它捡回来。
齐国国主的脸上十分疑惑,一个小小的婢女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动小手脚,“有点意思。”
他从桌子上拿起那纸条扫了一眼,上面写了很多,将齐元一事的来龙去脉简短地写了一遍,从而证实了齐元的清白。
国主的心中顿时大石头放下,这一切是拨开云雾见青天,只差证据了。
齐国国主看了一眼姜音的背影,她已然走远,放下这证据,怕是也是太子的人,想要救他出去,才跑到老虎的面前出此下策。
不经意间,还能看到齐国国主脸上的笑容,似乎还有一丝的欣慰。
翌日,书房中,齐国国主早早地便起床在练字,一张张的宣纸被揭开,文墨在那白色的宣纸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毛笔如行云流水般,赫然一个大大的“元”字出现在宣纸的中央。
国主将毛笔放在砚台上,双手背后,在书房中走了几圈,心总是定不下来。
“来人!给朕传召公主进宫!”他朝着门口一喊,立即有个太监走了上来。
“喳!”太监甩了甩袖口,领命便疾步冲了出去。
他一大早看到陛下的脸色举不太好,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敢耽搁。
没一会,齐清芬便来到宫中,一路上,她的心思很乱。
不知父皇传召自己有何重要的事情,也或许是齐元的事情要尘埃落定了,心底还有一丝丝的开心。
没一会,她就走到了书房的门前,公主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儿臣给父皇请安了!”齐清芬向国主双手一掺行了礼。
国主慢慢地转过身来,“你可知,今日召你前来有何事?”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起點-第四百七十四章 承認罪行展示
“父皇,儿臣不知!”她那心里的小惊喜,被国主那冷漠的语气一下子就浇灭了。
“说吧,齐元的那件事情,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国主一手拍在桌子上,那声音吓得人一哆嗦。
整个书房中,安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齐清芬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那脊背发凉的感觉,让她十分不适应。
“父皇,儿臣可是受害者,您怎么可以这样审问我呢?”
齐清芬扬起那张小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受害者?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朕说清楚!”国主将那信扔在地上,满脸的愤怒,那声音让人感觉内脏都在颤抖。
齐清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看到信的一刻,顿时心凉了半截,事情必然是暴露了。
“父……父皇,皇兄没有对儿臣做什么,只是他前段时间过于嚣张,我……只是想惩戒一下他!父皇,儿臣错了,请父皇恕罪!”
齐清芬吓得都结巴了,整件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去圆谎,大脑一片空白。
精彩都市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四百七十四章 承認罪行
“你可知他是太子?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他了?”
她跪在地上不敢吭声,头都快要钻到地里。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九章 證明熱推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再次见到皇上,姜音的心平静了许多。
看着不卑不亢的姜音,皇上眼里多了些赞赏,“你从一开始就说丞相的毒不是你下的,那你可有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
皇上能问出这句话也是经过他的考量,面前的这个女子看起来并不普通,他不信她居然会有那么笨的方法去毒害一国丞相,而且还会傻到把毒药放在自己身上。
尤其是在当日在她的香囊中找到了毒药,她也没有丝毫心虚,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姜音产生兴趣。
“我就算是下毒,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在丞相府动手,而且还把毒药给带进宫中来,不过这幕后之人已经做了万全之策,所以我现在也无话可说,皇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还是希望皇上不要动我那酒楼的人,他们在我手下只是讨一个活计,都是无辜之人。”
姜音说得坦坦荡荡,就算这次她认栽了,她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连累到其他人身上。
“可是你应该知道,毒害一国丞相是诛九族的大罪,你的其他家人也会因你你受到牵连。”皇上又说。
姜音苦笑了一声,“我的家人亲戚早已经死了,就算是想要诛九族,皇上应该也找不到人了吧?”
皇上大笑了两声,“你这性子我喜欢,不过既然你说你没有下毒,那朕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在三日之内找到证明你清白的证据,那朕就放了你。”
姜音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她惊愕地微微瞪大了眼睛看向皇上。
“既然太子一心保你,朕也相信太子的眼光,那就不知道你会不会让太子和朕失望了。”
笑完之后,皇上一脸严肃,“不过如果三日之后你还没有找到证明你清白的方法,那朕就不得不给丞相一个交代,给你定罪了。”
姜音抱拳行礼,“多谢皇上,民女定能找到证明清白的方法。”
因为皇上给了姜音三日的时间,所以在这三日之内姜音可以自由活动,皇上也不在囚禁着她。
“现在该如何找证据?”边青问道。
姜音摇摇头,“我现在也没有任何思绪,不过既然是人为的话,那总有蛛丝马迹可循。”
“可这三日时间太短,而且谢之衡男人也十分狡猾,他应该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不过你放心,就算是三日之后你没找到证据,我也会想办法保你,如果你当时……”
边青还是有些忧心,如果从一开始姜音离开都城,或许谢之衡的计划就不会成功。
姜音一眼看穿他的想法,“如果我当时真的离开,那么我以后绝对不可能再踏进这城一步,那时我也没有机会再继续调查下去,这不是我的初衷。”
“不论何事,我都没有逃避的习惯,只有面对才能解决一切问题。”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一直把这个信念贯彻到底,就算是之前她逃离又能如何,这件事总该要解决。
就算是逃了,谢之衡也会因此直接把她定罪,到时候发布通缉令,她也无处可躲。
“好吧,你有什么需求告诉我,我都会帮你。”现如今边青也只能这样……
而那边谢澄受伤并不严重,休息两日之后就能下地走路,他原本还想在这附近再盘查一番,可没想到元子青告诉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情。
“你说她被囚禁在宫中?”
“我也是在今日一早知道的,前两日你父亲和音姑娘一起吃完饭之后身中剧毒,这件事给闹到了皇上面前,但是所有证据都证明是音姑娘所为,所以皇上就把把音姑娘给囚禁起来。”
“音儿给我父亲下毒?”
这怎么可能,音儿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能力给他父亲下毒,而且还得手了,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行,我现在要赶紧回去。”谢澄夺门而出,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翻身上马就要向都城赶去。
他的心乱极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应该去怎么想这件事情,唯一想的只能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音下毒他不相信,而他父亲中毒,他也不信。
父亲的为人他一清二楚,怎么可能轻易被人下毒?
还是说这又是父亲一个计谋,为的就是让皇上处死姜音。
从这里回到都城也需要两三日的时间,和谢澄骑着马,跑了一天一夜连一口干粮都没有吃。
除了偶尔让马匹停下来喝水,这期间他一直都在往城中赶。
可没想到在经过一个村庄的时候,路被堵住了。
整个村庄已经被大水给淹没,就算是再怎么急不可耐的想要回去,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先停下来把这里的事情给解决掉,才能重新启程。
“皇上不知道那姑娘该如何处置?”朝堂散去之后,谢之衡一个人留了下来。
“丞相不必着急,朕自有定夺。”皇上缓缓说道。
“皇上明察,无论皇上怎么处置音江,微臣都无话可说,也相信皇上会还给微臣一个公道,不过微臣中毒一事已经在朝堂中闹得人间皆知微,微臣担心如果皇上迟迟不定夺此女子,会让朝堂之人多想。”
谢之衡的毒已经解了,可是他的气色并没有完全恢复,整个人看起来也非常虚弱,。
“爱卿的心意朕自是明白,不过这几日正公务繁忙,也就把这件事给搁浅了,待这几日忙完之后朕自会给爱卿一个答复。”
既然已经答应给姜音三日的时间自证清白,那他就不会在这几日做出任何决断。
“皇上公务繁忙微臣自是理解,那女子其实前些日子也被抓进过大牢,因为一个人死在了她的房中,可当时因为太子一力极保,所以没办法,只能把她给放了出来,可没想到她居然会对微臣下毒,让微臣也怎么想不明白。”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过危险。”谢之衡唉声叹气。
“爱卿受苦了,放心,事后朕一定会对爱卿做出补偿,你为周国劳心劳力,此次遇到这种事情朕也是十分痛心。”
皇上说到底都没有说要怎么处罚姜音,谢之衡见皇上避而不谈,也只能先行按耐下来,再从长计议。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三百二十三章 趁虛而入讀書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就算如此,他也没打算放弃姜音啊,可是她为什么就因为他的不信任就放开他的手和他划清界限。
前妻成新欢 将小离
谢澄走在大街上,他背影孤寂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他的耳边听不见任何声音,满脑子都在想着姜音刚才的决绝。
他也丝毫想不到,也正因为他之前的态度,让姜音原本迟疑的心更加的坚定了起来。
他们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立场相对本就不应该过多牵扯。
“澄哥哥,我喊了你好几声,为什么都不理我?”
突然一道靓丽的身影挡在谢澄的身前,他眼睛眨了几下,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谁。
“走开!”谢澄充满厌恶的语气让来人脸色一白。
“澄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季芊芊见谢澄对他的讨厌丝毫不掩饰心中异常难受。
谢澄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上前面走去,根本不理会他的叫嚷。
季芊芊心一急,赶忙拉住谢澄的衣袖,“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何对我这种态度?你以为其他女人对你是喜欢吗?她们只是利用你罢了,只有我才是真心喜欢你的,澄哥哥,你认清现实吧。”
季芊芊一直跟在谢澄的身后,她看着谢澄一脸受伤地从姜音的酒楼出来,就知道他们两个吵架了,所以认为这是个好时机,她得趁着这个机会让谢澄对她改观。
“利不利用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让别人误会。”
之前他因为花言和姜音两个人的行为吃醋,说出那些伤人的话,从而让姜音铁了心的要和他分开。
如果让其他人看到他和季芊芊在大街上这样拉拉扯扯的话,到时候传到姜音的耳朵里,那他真的和姜音就没有一点希望。
谢澄迅速地抽离自己的衣袖,季芊芊也没想到谢澄会有这样的动作,她一个不查直接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望向谢澄。
“澄哥哥,你……”
谢澄却没看她,只是甩了甩衣袖径直离开了。
季芊芊坐在地上,感受到周围好奇的目光,因为大家都顾虑她的身份,都没有说出不好的话。
她狼狈的从地上站起,拿着帕子挡在脸上急匆匆的跑来了。
早朝散去之后,边青准备出宫去找姜音,他刚走出大殿不久,谢之衡就跟上了他的步伐和他并排走了。
“丞相大人,这是有事?”边青问道。
以往这丞相大人可很少往他的身边凑,今日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可不相信谢之衡会平白无故的找他。
“听闻太子殿下和宫外那酒楼的女老板走得很近?”谢之衡也没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问道。
“看来丞相大人的消息非常灵通,不过有什么问题吗?”边青挑眉问道。
谢之衡微微一笑,“老臣只是担心太子殿下被骗了而已,那个女人可没那么简单,到时候太子殿下因为那个女人而引火上身,那就不好了。”
边青面色不显,“这件事就不劳丞相大人费心了,本太子和谁交朋友只是看那个人的品性,而不是其他,至于丞相大人所说的引火上身,那就更不可能了,她只是一个姑娘家的能有什么本事可以让我引火上身。”
“太子殿下和谁交朋友,老臣当然管不着,不过这个女人的事情,还希望太子殿下不要插手,这样对谁都好。”谢之衡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的流光。
他非常清楚边青到底帮了姜音多少,也让他多少的计划都以失败告终。他这次来找边青也是权衡之下想的,想让边青不要再插手那女人的事情,和一国太子对上,他也不见得会落什么好。
综漫正太控的世界旅行 跌倒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番话可以让边青多少会顾虑到他的官位,让他可以收敛一点,却没想到边青却不如他的意。
“丞相大人,这是在教本太子做事吗?本太子只是见不惯有人仗着自己的身份,为非作歹罢了,遇见不平之事,本太子当然要管了。”
既然他不要脸面,那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把事情摊开来讲,他也丝毫不惧。
听了这话谢之衡的脸色不好看,他显然也没料到太子会直接跟他杠上,他难道不知他现在只是一个太子,皇上现在是看中他,可他有没有想过在没登上大位之前,他这个太子之位随时都可能会被替换,到时候没有了他们这些大臣的支持。那他这太子只是一个空壳而已。
“让一个女人危及到自己的地位,这件事非常不划算的。”
“划不划算那也是本太子说的算,而且父皇也希望我做一个分辨是非,分辨公正的人,而不是为了一些权利而做出违背本心的事。”
边青的脸已经冷了下来,谢之衡心里的想法他当然知道,可是那又如何。
朝堂上那么多人,难道他一个丞相可以改变他的太子之位,到底是他小瞧了父皇还是看不起他。
谢之衡看着边青油盐不进最终只能冷着脸离开,一直以笑脸示人的丞相居然神色不渝的离开。
皇宫这让周围不少看到的大臣心中唏嘘不已,心中也在猜想着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丞相大人心中不快。
谢之衡的事情边青在姜音提都没提,他出宫之后探望一下姜音之后就离开了,也就在这是姜音接收到找到他兄长的消息了。
她连忙赶到元子青的住处。
前脚刚一走,谢澄就来到酒楼,却被告知姜音有事离开了他心中,不由地在想是不是姜音在躲着他。
夜未央 依凡
“那到时候音江回来之后,麻烦通知我一声,我找她有事。”
谢澄留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回到丞相府之后,他让人去查姜音这段时间在做什么,这查到的消息让他心中稍微好受一些。
“你们也去帮忙查她兄长的消息,查到之后第一时间告诉我。”
只要他在姜音之前找到他的兄长,到时候她看到自己兄长也就能原谅他了。
谢澄的行为当然瞒不过谢之衡,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也更加方便他接下来的行动。

xsmuy优美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txt-第二百八十七章 全算在你身上熱推-6lb9s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终于成功进入,姜音曾经也是来过丞相府的人,所以进来之后也并不陌生,只是不知道谢之衡在何处而已。
管家除了把她放进来之外,现在人都不知道去了哪。
姜音心里带着怒火,一股劲地往里走。
谢之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书房里,所以她就直接往书房走。
一股劲地到了书房门口,姜音刚要推门窗进去,却突然停下脚步。
总裁大人别来无恙 忆心
就在刚才,她好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味道一直徘徊于她的记忆之中,多年以来从未消散。
只要每次嗅到,就会清楚的印刻在她的脑海里,绝对没有认错的可能。
也就只有这个味道,能够把姜音从这种愤怒的情绪之中给拽出来。
姜音没有进入书房,她先是左右打量,丞相府的书房周围种着几棵树。
这个味道非常淡,如果不用心去嗅,眨眼之间就好像飘忽着要消失。
味道不是从树上散发出来的,姜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味道好像浓烈了一些。
情况非常不对劲,她为何会在丞相府嗅到这种味道?姜音开始思考,同样也停下脚步。
这种味道让姜音非常不安过往的记忆,也重新被翻了出来,清晰的在脑海之中来回循环。
姜音站在书房的门口,她没有伸手推门,外面的动静这么大,如果谢之衡在里面应该早就听到了。
谢之衡站在墙角,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姜音。
他看到姜音停下,又看到姜音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谢之衡得意地笑了,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破天武
姜音主动找上门来也好,不枉费他花了那么多的功夫。
谢之衡的眼神一缩,转身离开这里。
姜音这次到丞相府无功而返,她没能见到谢之衡,不过也不算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最起码嗅到熟悉的味道,让她对丞相府的情况更加警觉,没有冲动行事。
姜音从丞相府离开,管家站在后面笑着送她,就像是一个笑面虎,看着就知道不安好心。
回到酒楼,姜音一个人独自待在房间里,她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音姑娘,看得这么入神?”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姜音给叫醒了,她转头一看见了元子青,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
“你怎么过来了?而且还是突然之间出现。”
元子青对于姜音来说可是一个好友。
“我来看看你。”元子青没有客气,坐在姜音旁边。
“那你这次还会离开吗?”姜音说话的声音,难得软了一些。
“一切都不确定,不过我这一次来找音姑娘,是有事要告诉你。”
元子青不忍心让姜音失望,索性现在先赶快说些正事。
“什么事?”姜音一脸疑惑。
“你得小心谢之衡这个人。”
这个名字在姜音这里,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
说要小心他,这一点姜音自己也知道,只是哪有那么简单。
谢之衡频频来找她的麻烦,她做些事自保总不过分吧。
“你放心吧,我知道。”姜音点了点头。
不过谢之衡的有些做法的确奇怪,总是来找她的麻烦,一个丞相却和她过不去,总有原因吧!
姜音思来想去,觉得这个原因可能是出在了薛越欣身上,如果不是为薛越欣出气,谢之衡也不至于会这么闲。
元子青来了姜音开心,晚上两人一起吃了饭,在彼此闲谈两句,时间过得也快不少。
待到姜音第二天醒来,元子青已经不在,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不过姜音也没放在心上,她先是去看了一下花言的情况,还好花言受伤,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只要用心养养总会没事的。
闻道录 断章
酒楼现在只能由姜音一人支撑了。
姜音刚从二楼下来,就看见坐在桌上的薛越欣。
这可真叫不是冤家不碰头,不过每一次碰头,都是薛越欣主动前来为挑衅。
昨日姜音刚得出个结论,今日就见到罪魁祸首薛越欣。
原本薛越欣不惹麻烦,姜音也无所谓,可是薛越欣本身,就不是个能耐得住寂寞的性子。
“哎呀,你们这里的菜干不干净,我上次过来吃了饭回去之后腹痛了很久呢,你们做酒楼的一定要把饭菜做好才行,否则的话这开酒楼不就是害人的吗?”
薛越欣柔柔弱弱声音却不小,几乎整个酒楼全都能听见她说话。
既说自己腹痛又说饭菜不干净,这一次过来摆明又是找茬的。
小二站在她跟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既然觉得我这里的饭菜有问题,那就不要吃了,怎么委屈自己?”
姜音可一点都不惯她,原本就有气没发泄出来,现在到了薛越欣面前,开口就直接怼了回去。
“哎呀,音姑娘说话不要这么冲,我来你的酒楼也是相信你,随便给我上点菜算了。”
宸 宮
薛越欣眨了眨眼睛,非常大度。
姜音翻了个白眼,懒得和她多说话,反正只要她找麻烦,自己也不害怕就对了。
师父在上
饭菜很快就成了上去,小二跑到了柜台前。
“东家,那个客人让你过去,说有话要跟你说。”
巫師 世界
不灭邪尊 一火火
小二所指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薛越欣注意到了姜音的目光,薛越欣还冲她笑了笑。
“公主殿下又有什么事?”姜音过来就没有好语气。
“你开酒楼可不能这样得罪客人,我叫你过来还没说话,你就这么凶,这样不太合适吧?”薛越欣又开始教育姜音,说话的时候夹枪带棍茶里茶气。
姜音真想掀开薛越欣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每天在想什么,怎么能够做到一说话就有茶味飘香。
“我开酒楼第一确实不能得罪客人,不过如果不是人的话,那我就随便得罪。”
姜音直截了当的告诉薛越欣,在我眼里你就不是个人,所以随便得罪你。
薛越欣张了嘴,瞬间被噎住了,今天姜音的战斗力格外强,三言两语就把她给骂了,她心里也委屈的很,眨了眨眼睛,泪水已经在眼眶中酝酿了。
“想哭就出去哭吧,我这是酒楼又不是青楼。”
姜音可是把自己所有的账,全都算到薛越欣身上,包括谢之衡的。
薛越欣再也忍不住了,瞬间哭着跑出去。